返回
牛犇网
大家都在看
带着美女去修仙 刹罗天王 我的 君临战国 100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首页 > 资讯

第19章 他怎么会来

发布时间:2021-01-14 22:10:37

我要回去差一趟,大约一个多星期,这段时间——照料好自己。林妤珊的第一个反应时是楚御承要切记带着自己。但是想一想也是,他为什么带着自己呢,有那么多随行秘书团呢。楚御承伸出手楚御承伸手摸了摸她的发丝,像是在对待一个孩子一样,搞的女人有些脸红。。

>>>《婚情告急:错嫁总裁》章节目录<<<

《第19章 他怎么会来》精选

我要出去差一趟,大概一个星期,这段时间照顾好自己。林妤珊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楚御承要不要带着自己。不过想想也是,他为什么带着自己呢,有那么多随行秘书团呢。

楚御承伸手摸了摸她的发丝,像是在对待一个孩子一样,搞的女人有些脸红。

“好啦。”楚御承就像是没有发现对方在脸红一样,收回自己的手:“我走了,照顾好自己。”

司机帮他把行李拿了下来,楚御承走之后,整个房子的房子那就只剩下林妤珊自己了。在这个夜晚,看着这安静的大宅,竟然感觉出奇的寂寞。

楚御承才走一天,自己就有些无聊了,那如果她以后自己生活了,岂不是更加接受不了了。习惯还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林妤珊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了,忽然,楼下的大门被敲响。

女人被这忽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有些小心翼翼的下了楼梯:“谁?”

在门内叫了一声,门外却没人回答。打开显示屏幕,却发现门外是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他怎么会来?”

看到江云深出现在门外,林妤珊是真的吃了一惊,她是真没有想到的,这个人会来。

她不明白,江云深为什么会来到楚御承的家,他是来找自己的?还是要来找楚御承的麻烦呢,好像两个都有这个可能。

对了,今天……好像。

林妤珊想到了今天的日子,忽然知道为什么这个人会出现在这儿了。

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般失态的模样,都是因为那个女人,因为那个已经死去了的女人。林妤珊苦笑,是啊。什么样的人能够和死人比呢。

她永远也比不上那个女人。

“你开门,你这个杀人凶手,你把我的沈碧莹还给我,还给我!”

江云深烂醉如泥的倒在这个豪华大门前,他不知道这个别墅内的男主人已经出去了,里面就只留着女人一个人。也不知道自己的这番烂醉如泥,回给里面的人带来多大的心理压力。

今天是沈碧莹的祭日,他一天都没有心思安心工作,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想到女子那双好看的眼睛正在绝望地望着自己。

她好像在对自己说:“你要给我报仇,你不能就那么放过那个女人,我好爱你好爱你,可是我们没法儿在一起了,我好痛好痛。”

身边无数的呼喊,都在江云深的脑中轰鸣,他没有办法专心工作,第一次翘了班,心情不好的时候也只能去买醉了。

酒精可以麻痹人的一切,喝醉了的时候,他想去找的那个人却并不是沈碧影,而是……。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想见的那个女人,要把她扒皮抽筋,想要把她狠狠扔在床上。

想要狠狠收拾她一顿,想要问她,她林妤珊为什么如此狠心,能够为了自己的利益去要了别人的性命。

江云深知道林妤珊在哪里,不就是住在楚御承家吗。他恨这个女人,恨这个女人的水性杨花,才算自己家搬出来,就找到下家了,还找了自己最讨厌的人。

不得不承认,如果说江云深一定要有个对手的话,那就是楚御承了。如果女人找了一个和自己差距很大的,他可以轻易的碾压对方,欺凌她,折磨他,但是林妤珊却找了楚御承。

还在楚御承的保护下过得很好,让他不能动她分毫。

甚至只能趁这个醉酒的机会来这,一次又一次找她麻烦,像一个跳梁小丑一样。

江云深他有的时候也会讨厌自己,可是那又如何?他就这么敲着大门,但奇怪的是楚御承竟然没有出来。

他的意识有些迷醉,看对方还不开门,话里的意思则更加难听:“贱人!出来!杀人凶手,你凭什么活在这个世界上,我让你出来听见没有。”

“我知道,你怕,把别人害死了,难道你就不怕得到报应吗。”

“你的孩子死了,也让没有想过是为什么吗?你把所有的一切都责怪于我,其实想逃避自己的责任吧。”

他就这么不停地骂着,里面的女人就这么不停地听着。

其实江云深有预感,那个女人很可能就站在门的那边,和他隔着一道门,听着他所有的谩骂。但是酒精却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直接吐出了比往日还恶毒十倍的话语来刺激对方。

终于,门被开了,他看着里面埋面流泪的女人,忽然有些心痛。为什么要哭,明明被伤害的是别人,你有什么资格哭。

江云深伸手摸了摸女人的脸颊,然后整个人一摔,直接抱了上去。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吻林妤珊,为什么会抱着她,明明他是要骂她的,是要打她,是要折磨她的。

大概是酒精吧,江云深把一切的都归责于酒精,觉得自己之所以对这个女人这样不同,就是因为酒精。

他紧紧的抱着那个站在门内的女人,把自己的气息全都融入她的身体里去。两个人跌跌撞撞撞的走到了卧室,林妤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个人怎么会来到卧室这种地方。

等她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睡到床上了,看到自己上面动作不停的男人,感受到男人炙热的吻和眼神。

看到他那眼睛里隐藏着的恶意时,林妤珊忽然惊醒,一把推开上面正在打算揭开最后一层束缚的男人。

“滚开,你别碰我。”

江云深情到浓时被推开,是生气的,但是当他打算发怒的时候,却看到了女人那不停流泪和颤抖的身体。

他顿了顿,有些清醒了。沉默的起身,勉强去卫生间洗了把脸,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楚御承的家里,还差点把这个女人给办了。

揉了揉疼的要死的太阳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里面的男人眼角发红,一副沉浸在欲望里的样子。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