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牛犇网
大家都在看
网王 灵笼 极品神级诱惑 叶凡司空 叶凡 叶凡 带着美女去修仙
刹罗天王 我的 君临战国 100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首页 > 资讯

第七章 死而复生

发布时间:2021-04-09 09:55:21

用!”杨雄这时也有些乱了方寸,无比悔恨上次自己二人不所以赌输了钱拿程东出气筒。原本他们而已想揍程东几拳,没想起平常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任凭他们被欺负的程东昨天居然想逃走,二人顿感威仪受了挑衅,便动手便重了几分。都怪杨昌这个蠢货,打哪“三……三哥,他……死了,他……他怎么就死了呢?”杨昌瞪大了眼睛,用微微颤抖的手指指着倒在地上的程东,拼命为自己辩解:“我就是轻轻拍了一下,没用多大力气啊,是他自己身体太弱了,不关我的事啊!”。

>>>《重生大魔头》章节目录<<<

《第七章 死而复生》精选

  将临山城拦腰分为南北两个半城的主道上,此时围着一大圈人,人圈中央是三个少年,两个衣着华贵的少年神情慌张,另一个衣着普通的少年却是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嘴角带着血迹,竟然已经没了呼吸。

  “三……三哥,他……死了,他……他怎么就死了呢?”杨昌瞪大了眼睛,用微微颤抖的手指指着倒在地上的程东,拼命为自己辩解:“我就是轻轻拍了一下,没用多大力气啊,是他自己身体太弱了,不关我的事啊!”

  “你和我说有什么用!”杨雄此时也有些乱了方寸,无比懊悔刚才自己二人不应该赌输了钱拿程东撒气。

  本来他们只是想揍程东几拳,没想到平时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任由他们欺负的程东今天竟然想逃跑,二人顿觉威严受到了挑衅,于是下手便重了几分。

  都怪杨昌这个蠢货,打哪里不好,偏打后脑勺,这一下出了人命,闯了大祸,该怎么办?

  程东啊程东,平日里欺负你的人多了去了,你死在谁手上不好,偏偏死在我们两个手上?

  临山城中,王杨程李四家势力最大,那程家和李家是外来户,三十多年前举族搬迁到这里,为了在临山城站稳脚跟,曾经和王杨两家地头蛇大战一场,最后,迫于程李两家的强大战力,王杨两家只得将半个临山城让出来。

  这些年,王杨两家盘踞北城,程李两家扎根南城,虽偶有小摩擦,总体还算相安无事,甚至渐渐开始通婚,以达成某些互利互惠的协议。

  外人都以为四家已经安于现状,然而,身为杨家子弟,杨雄却是清楚,在表面的平静下,是你死我活的波涛汹涌,王杨两家从未绝过赶走程李两家之心,程李两家也从未断过吞并王杨两家之意。

  今天四家家主还坐在一起笑呵呵的聊天,也许在某条导火索的作用下,明天,四家就会重新开战,再次杀得血流成河。

  这程东的死,也许就会成为那条导火索。

  不错,这程东只是程家家主程世元酒后乱性和一个歌姬生出来的孩子,在程家毫无地位,没人在意他的死活,但是,程东这个人不值钱,他的死却值钱。

  一个程家子弟死在了杨家人的手上,这件事情所能做的文章就大了,程家绝不会心慈手软,肯定会借题发挥,敲诈勒索是轻的,甚至会借机再次挑起血战。

  如果杨家同样想要开战还罢了,如果不想开战,那么为了息事宁人,说不定杨家会将杀人凶手交出去抵命,毕竟杨家子弟很多,只要不是精英子弟,少一个两个也不算什么。

  杨雄和杨昌,天赋都很一般,算不得什么精英子弟,正好交出去息事宁人。

  心中电光火石闪过无数念头,杨雄很快打定了注意,眼下的当务之急,一是撇清与此事的关系,二是马上回去将此事告诉家族,早做应对。

  心中有了决断,杨雄目光冷冷的看了自己的亲弟弟一眼,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老五,你今天闯下大祸了,我也保不了你,速速和我回家向家主请罪去吧。”

  “什么?”杨昌不敢置信的看向杨雄,他不是傻子,杨雄的意图他瞬间就明白了,但他不愿意相信,和自己关系最好的三哥竟然如此狠心,要把自己一个人推出去顶罪,他怀疑自己听错了,愣愣的问道:“三哥,你说什么,我们明明是一起的啊”

  “老五,是你亲手将程东打死,在场所有人都看见了,你怎么还诬赖我?”杨雄冷笑着瞪了杨昌一眼,却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不由分说,抓着他的手推开人群就朝杨家走去。

  与此同时,人群中也有人跑去程家报信。

  程东被杨家人打死了,这件事有可能引起程杨两家大战,甚至将王李两家也牵扯进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从来就不会少,消息迅速传播,越来越多的老百姓赶了过来,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将程东包围在中间。

  程东活着的时候是个窝囊废,死了却能风光一把,也算死得其所了。

  杨家之中,得知了事情的原委,家主杨虎山先是直接下令把两个废物关起来,然后赶紧前往王家商议大事,同时吩咐族中要害人物,做好开战准备。

  程家,程世元和李家家主李宗海正在下棋,收到下人的禀报,他稍微楞了一愣,这才想起自己还有这么个儿子。

  “李老弟,你觉得这个机会怎么样,咱们占理啊。”程世元下手吃掉了一颗白子,对李宗海问道。

  李宗海思索片刻,道:“我记得李家有个嫡女叫李月珊,她跟赤炎城袁家一个小子定了婚约。几天前,我听说那个小子竟然被一个炼丹师收做徒弟。”

  说话间,李宗海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放下一颗白子,竟然将整盘棋的局势都改变了。

  “有这种事?”程世元皱了皱眉头,有些不甘心,终于还是收回了准备继续进攻的黑子,叹了口气,道:“虽然这层关系并不密切,却也不得不考虑,一个炼丹师应付起来可不容易,既然如此,那就从杨家割块肉下来算是补偿吧,不管怎么说,东儿也是我的骨肉,不能让他白死了。”

  就在四位大佬商议的时候,大街上,人圈中,原本应该是个死人的程东忽然触电般的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后,他的心脏缓缓的恢复跳动,血液重新开始流淌,整个人渐渐恢复了生机,但他并没有苏醒,因此也没人注意到地上的这个人死而复生了。

  既然已经决定了对策,程家很快派出了一个管家去杨家上门讨说法,得知了程家的意图,王杨两家也觉得现在并不是一个开战的好时机,如果程家的要求不过分,自己这边也就退让一下,息事宁人。

  毕竟程家死了人,总得有点表示。

  不过,对于赔偿方案,双方的分歧非常大,一方漫天要价,一方落地还钱,都在为自己争取最大利益。

  “真有趣。”感受着地面冰冷的触觉,聆听着耳边嘈杂的议论,程东终于睁开了眼睛,从地上坐了起来。

  人群瞬间安静了,每个人像是被下了定身咒般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快跑呀,诈尸啦!”

  仿佛是在羊群里丢了一串鞭炮,所有人都开始尖叫着逃跑,有人摔倒了,后面的人就从他的背上踩过去。

  几个眨眼的功夫,原本人挤人人挨人的大街都空了,就剩下大街中央的程东孤零零的坐在地上。

  “呵呵,真有趣。”程东站起身,拍拍衣服上的尘土,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环顾四周街道,自言自语:“想不到,我自爆的时候竟然逃出了一丝本命神魂,寄生在这小子的身上,嘿,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古人诚不欺我也,不过,手无缚鸡之力的感觉真不爽,没办法,一切从头开始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在身上摸了摸,他在腰间的一个小布袋里摸到了东西,打开布袋,原来是五十多个铜板。

  接收了前身记忆的他不禁苦笑,“程东,你的命还真不值钱,因为这么点铜板就被人打死了。”

  忽然,他的脸色一变,冷声道:“该死,你竟然还在我的脑海里残留了一丝执念!”

  头脑是修士修炼神魂的根本,怎么能容忍外物的存在,程东正要动用神念将这一丝执念抹杀,忽的想起自己已经修为尽废,根本没有神念。

  万幸,这丝执念并没有什么破坏性,仅仅是前身临死前要做一件事却没有完成而留下的,因为这件事和布袋里的五十个铜板有关,这才会在程东看到铜板后被触发。

  沉吟片刻,程东有了决定,“既然是重活一次,那我就接受现在的身份吧,小子,你喜欢的女人,我会弄到手的。”

  当他脑中转过这个念头的时候,那一丝执念如同得到了解脱的冤魂,渐渐消散,融入程东的灵魂之中。

  “从今以后,我就是程东了。”程东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又摇头苦笑,“不过,小子你也混得太惨了,连累的我现在什么资源地位都没有,随时都可能被人欺辱,这样的日子我血渊老魔可受不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前身留给了程东一个烂摊子,他收拾起来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只能慢慢来。

  来到这个熟悉却又陌生的新环境,程东一时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于是沿着街道漫无目的的闲逛起来。

  走过几条街,街上的人越来越多了,衣着相貌都非常普通的程东很快融入了人群。

  他的前身被打死这件事虽然闹得很大,但真正认识程东的人并不多,因此混在人群中一时半会也没人认得出他来。

  走着走着,程东忽然停下了脚步,目光被前面一块招牌吸引住了。

  “大通赌坊么,正好手头紧,不妨进去赌两把,挣点零花。”程东的赌瘾被勾了起来,掂掂布袋里的铜板,掀开写着一个大大赌字的布帘,走进了赌坊。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