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牛犇网
大家都在看
怒放 至强尖兵 妈妈 青春 黑巫师 网王 灵笼
极品神级诱惑 叶凡司空 叶凡 叶凡 带着美女去修仙 刹罗天王 我的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东方玄幻 > 御水凌风
御水凌风

御水凌风

分类:东方玄幻

时间:2021-04-26 09:56:14

作者:御水凌风

最新章节: 第六章 嗜血紫电

编辑:诗人的血液

点评:文章情节新颖,故事曲折,吸引读者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负二代富二代 医女荣华归(上) 艳福擒飞白 玄幻之神级大玩家 从今开始当神豪 全球武道进化 横推一切敌 修破玄尊 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最强者 全才相婿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滚滚长河,把酒举剑问青天,何为正道!惨嚎寒风,一甩不问天下事,我欲何从!萧云水,本作的主角,以及维护世间正道,却又被认做是邪魔歪道,为了以及维护这不选择接受自己的正道,他严禁不费尽心机,竭力能化解武林的一场浩劫……两人夫妻五年,凌云之始终怀不上孩子,虽然萧牧不说什么,但是凌云之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有一日,萧牧去州府陈州城做些生意,凌云之说要买些日常用品,便随行萧牧一起赶往陈州城。凌云之却还有别的想法,听说陈州城里外有一座慈宁寺,想去上一炷香,求子心切,却又不好明说,只好推托是买些日常用品。萧牧虽然奇怪,家里不缺什么,但是左右无事,想来是妻子久在家中,也想出去游玩一番,便爽快的答应了。途经慈济寺,凌云之进寺上香;不知是她求子心切,感动了上苍,她的一番发自肺腑的祈求正好被旁边一同上香的一位女子听到。这位女子面容清秀,身着劲装,眼波流动,隐隐透出灵秀之气,嘴角微微上翘,颇有一种孩子般的调皮之色,指间有薄薄一层茧,应该是常年握剑所致。这女子听了凌云之一番祈求,甚为感动。待上完香后,问凌云之道:“敢问嫂子来此上香,可是为了求子?”。


  所有的黑衣人都不说一句话。

  过了一会,老人叫徐水儿取来笔墨,写了一副方子,对萧牧夫妇说:“这位凌小姐所患之症,老夫以前见过,按照这个方子抓药,老夫给你们保证,半个月即可治愈”

  黑衣人问完,幸存的人们把目光都集中在了徐老神医的身上,这时的徐老神医俨然成为了决定人们生死的人。

  所有人都感到了极度的惊恐,外围的人被暗器刺中之后发出一声声惨叫,即使有的没有被刺中要害,但都立即也倒地抽搐,口吐白沫而亡,显然这些暗器上都淬有剧毒。一轮暗器下来,人群死伤大半。

  “好了好了,我这都来了,还能不给人家瞧病么,要不,我来做什么来了!”在徐水儿的面前,大概是老人对徐水儿的撒娇很是忌惮,说起话来也没有老年人的持重,反而像是年轻人的争辩了。

  而唯有血冥四煞中的老大欧阳鼎天势力最强,他远离中原,将势力完全移到了西夏境内的黑山峡中,一手成立了威震西北的“血魔教”。从黑山峡向南便是红山峡,过了红山峡再向南,便是大宋境内了。可见欧阳鼎天心机之深,他置身于西夏境内,既避免了大宋朝廷找麻烦,更是远离了中原是非之地,西夏国此时国力不济,不愿招惹这些武林人士的麻烦,反正他们也没有影响到自身的利益,便不去理会他们。同样,他选择立足黑山峡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黑山峡距离西安州的天都山不远,而天都山上的天都剑派弟子众多,非常适合他抓来修炼血冥魔功。血冥四煞中除了老四楚飞云不知所踪,只有这欧阳鼎天还在修炼血冥魔功。而且他还把魔功传给了自己的儿孙,可是他的儿子欧阳德早年修炼魔功走火入魔而死,对这个唯一的孙子欧阳明,他是百般疼爱,不但传给了孙子魔功,甚至要求教众每三天就抓来一个活人供孙儿练功,如果抓不到,就让教众自己给孙儿做血源来练。可以说,这欧阳明年龄不大,才十七岁,但是身上背负的血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完全是一个活生生的嗜血魔头。

  这血冥四煞,江湖上传言此四人同出一门“血冥宗”,这血冥宗之所以被正道之人称作邪魔歪道,是因为它修炼内功的方法与众不同,正常修炼内功之法乃是打坐练功,徐徐渐进,以求根基稳固,应用自如。然而血冥宗宗主血冥魔帝不知从何处得来一种练血之法,乃是以人的鲜血作为基础,从献血中汲取精华,以魔功将精华转换为自身的内力,从而达到修炼的目的,若是能够以修炼之人的血液作为基础,在慢慢修炼之下更是能将其人的内功完全吸收,修炼之时作为供血的人还不能死,一旦死掉,心跳骤停,则血流不通,便无法继续修炼下去;所以说这血冥魔功可以说是残忍至极,让人活活失血而亡。以此法修炼内功,进境神速,只是所得血之精华乃是来自外界,并不同于自身修炼之内功,根基不稳,所以修炼血冥魔功之人必须经常练习化血为功,方能压制体内这种魔功,否则会导致后力不济以至于走火入魔,暴血而亡。然而血冥魔帝在五十年前不知因何忽然失踪,血冥宗因此分崩离析,宗中四大护法,也就是现在的血冥四煞一言不合,各自带领手下离开宗堂,四人为避免冲突,便分居华夏东南西北。

  这位女子也觉得问的有点唐突了,说“对不起啊姐姐,小妹心直口快,言语唐突了,刚刚听姐姐一番言语,甚是感动,我认识一位有名的郎中,他医术高明,以前我见他曾治好过像这样的不孕之症,可能愿意给姐姐诊治一番,,姐姐是否愿意随小女子一行,去见一见这位郎中?”

  “哎呀,张婶子,您也来了,快,进屋坐”

  “一定,一定,呵呵,到时候在下定当好好请老丈喝一顿孩子的满月酒,在下于冯唐镇有一处庄园,到时候老丈一定要去啊,呵呵”这时候萧牧似乎是觉得夫人已经怀上孩子了是的,笑得合不拢嘴。

  大家都惊呆了,这时,为首的一个黑衣人向前几步,问到:“徐老头,我最后问你一遍,我们家少爷,你,救是不救?”

  “呵呵,我老人家行医半生,最忌讳人家重谢了,你们要是谢我,到时候请我老人家喝一顿孩子的满月酒就行了”

  “师父,快给姐姐瞧病啊,怎么聊起来没完了呢!”徐水儿撒娇说。

  等徐神医坐定,萧牧清了清嗓子说“大家静一静,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徐神医,徐神医医术高明……”

  凌云之虽然被称为嫂子,其实年龄还真不大,被这位女子一问,俏脸绯红,低声答了一句“嗯”。

  不一会儿,凌云之就见徐水儿领了一位年近六十的老人上楼来。凌云之和萧牧慌忙起身相迎。老人面目清朗,剑眉入凤,但神色和善,微笑间让人深感亲切。谈论间得知,老人是徐水儿的师父,名叫徐林,老人自幼学医,早年便名扬江湖,人称“徐神医”,更兼身负武艺;徐水儿自小无父无母,也是师父把她带大的。徐水儿却似与这位师傅并不严肃,反而嬉笑打闹,可见徐水儿的师父对她的疼爱。

  “愚夫妇多谢徐神医大恩!”这倒是让徐神医和徐水儿吓了一大跳,徐水儿赶忙夫妻两人。

  也活该这魔头倒霉,前段时间欧阳明私自下山,结果偏偏遇上了天都剑派的执法长老刘三剑出去办事,刘三剑原名刘德生,之所以叫刘三剑,就是因为他练出了三招凌厉无比的剑招,平常与人过招绝对不过三招就能打得对手手无招架之力,这次欧阳明去抓人,偏偏就没有查查黄历,第一次真正的和人家过招,就遇上了刘三剑这样的强敌,刘三剑更是火大,天都剑派经常有人无缘无故的失踪,而且有几次偏偏就是发现是血魔教在抓人,这次还抓到自己头上了,如此大仇,怎么不报,刘三剑起手就是十成功力,凌厉杀招,没用三剑就打得欧阳明吐血重伤,幸好欧阳明有几个轻功不错的手下,抓起欧阳明没命的的逃,才算捡回了一条命。其实欧阳明若是有些临敌经验,也不至于败的这么惨,只是在血魔教中和人家对练,谁都不敢真打,教主的亲孙子,谁敢下重手?教主欧阳鼎天何尝不知道,但是自己就这么一个孙子,打坏了,流血了,他觉得比打伤了自己都疼,后来想想,反正自己有这么大的一个血魔教,临敌也不用孙子亲自上阵,孙儿练了这么多人,功力也很深厚了,也就没太在意在招数上的修炼。没想到,今天吃了大亏!

  “我说过了,你们家少爷作恶多端,你们就是杀了老夫,我也不救”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