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牛犇网
大家都在看
网王 灵笼 极品神级诱惑 叶凡司空 叶凡 叶凡 带着美女去修仙
刹罗天王 我的 君临战国 100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东方玄幻 > 尺天
尺天

尺天

分类:东方玄幻

时间:2021-04-09 09:55:11

作者:我是大云

最新章节: 第五章 呆子与小白

编辑:忘川情

点评:情节新颖,故事起伏曲折,富有感染力,引人入胜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负二代富二代 医女荣华归(上) 艳福擒飞白 玄幻之神级大玩家 从今开始当神豪 全球武道进化 横推一切敌 修破玄尊 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最强者 全才相婿

城南小杜五尺天  春申门下三千客 小杜城南五尺天  咫尺的拼音  天天基金网  天气预报15天查询  天气预报  咫尺天涯  咫尺天涯意思  尺天涯成语有哪些成语  尺天涯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善恶因果,尺天仗量,世间天理,本是循环,凡人蜕变,天地之间仗量对错。人间,修真者界,仙佛,对错必究。一个虚幻的世界,的话说是梦,就一起梦一场。王弘,本是普普通通一个凡人,阴差阳错间成了天地法则的继续维持人,有意得道,但却身陷其中,是福是祸?是梦是男人是王弘的父亲王忠,两鬓略有斑白,中年男人的啤酒肚清晰可见,一脸的沧桑,一脸的刚毅,因为王忠不会逢迎上级,虽然是大学毕业,但缺在小镇蹉跎一生,刚毕业时在镇中学当的老师,后来王弘的爷爷王彬在银行给补了个缺。王弘遗传了父母的基因,虽然廋弱一些,但还算是清秀。“有不会的多问问老师,最近天气冷,我先上班去了,坐车的时候小心些,现在小偷多”王忠边说边走了出去。"是,父亲”楼下传来关门的声音。“妈,我吃饱了,您多注意身体,天气凉您的风湿别用凉水,等等我帮您刷了碗再走。”“好,孩子你也注意身体,平时别怕用钱,咱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吃穿用度别短了自己”刷了碗后徐悦想要送王弘去坐车,让王弘阻拦住了,逆着风雪顺着门前的街,王弘来到长途车站点,坐上车去省城。。


  “你还蛮惜花的嘛。”身后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王弘一惊的回过头来,看到一个白衣女子,长着一双毛绒绒尖尖的耳朵蹲在地上吃着张爱国的尸体,咀嚼声一阵阵的传来“吱,吱,吱嘎”王弘虽然刚刚手刃两人,但面对这毛骨悚然的一幕去超出了承受的极限“呃”王弘弯下腰不住的干呕,“怎么了?看你刚刚杀人的时候蛮冷血的嘛?”白衣女子转过头来,一双明亮的双瞳镶在一张尖尖的小脸上,小巧的鼻子下面一张鲜红的嘴,一个漫画中萝莉,但恐怖的是,鲜红的双唇上还挂着一丝血肉。“你是什么人?”王弘问道,“人?你觉得我是人吗?”女子回答说,王弘再问道:“那你是什么?来这里干嘛?”边说边握紧双拳身子向后退了退,因为白衣女子在说话的时候向王弘走了过来,“别怕,我只是一个小狐狸,晚上饿了,闻到血腥味就过来看一眼,谢谢你请我吃这顿丰盛的晚餐。”女子停下脚步说道,“你吃人?”王弘问道,“很奇怪吗?你们人不也是吃鸡鸭鱼吗?我吃人不也是很正常吗?再说你都做好了菜,不吃多浪费呀?”女子答道,“别怕,我吃饱了就走,你要是有事情忙的话就带着床上的女人先走吧。”女子边说边蹲到地上继续她的盛宴。

  这个别墅区王弘曾听别人说过,都是有钱有势人的居住,据说一套别墅要千万之多。王弘看了一眼门牌,上面写着“一百零三号”王弘将左手的天书放在怀里,奇怪的是天书自动隐藏不见了,凭空消失一般,紧了紧右手握住的尺天,一拳打在钢铁的防盗门上,咣的一声钢铁的房门向内凹了一个拳印,力量太小,王弘再次握紧拳头,咬了咬牙,用尽全身的力气,再一拳打在房门上,咔的一声,铁门向内飞去,王弘缓步走了进去,耳边传来叫骂声和女孩子的呻吟声。“妈的,放炮吗?”随着声音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穿着短裤光着上身的男人,王弘看了男人一眼,头脑中浮现一段简介“王强,三十四岁,器官贩子,骗过四十多位受害人,手中的金钱沾满鲜血。”“**的是谁?”王强明显有一些发愣,看到地上倒在一边的铁门,从门外飘进来的风雪带进一位红着双眼,握住双拳的瘦弱男子,可就是这个瘦弱的男子给他的感觉却比吹进来的寒风更加冰冷。王弘默默走到王强身边,右手闪电般的插入王强的胸膛,“你看过不少人的心脏,看一看自己的吧。”如同九幽地府响起的声音,王强最后一眼看到的是一颗还在跳动的心,之后滑到在墙边,惊恐的眼睛无法闭上。

  王弘想起父母恩情未报便跪下身来,急切问道:“可以让我回到人间吗?父母老迈,恩情未报,不敢重入轮回。”老者说道:“如果不想重入轮回,那就只能做这天地间的善恶使者,我们做了几百年,事事看透,只想找个洞天福地安心修道。找了好久都没找到适合的传人”青年接着说道:“做了这世间善恶使者,从此上体天心,处事必须公允,要是自身不正,天罚随时可至,到时既是想重生轮回也无法做到,如果上体天心也是可能修成正果的,你一定要想好。”王弘道:“受教了,请问怎么才能成为善恶使?父母恩情未报,天大的风险也要冒一冒。”老者答道:“要成为善恶使也简单的很,我们这里天书一卷,记载善恶,尺天一把,量取因果,若是接收了,我们一人传你半身道行,也够你在凡间修行。”王弘连连说好,善使预言又止,恶使说:“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那么我们便不再多说什么,老善我们动手吧”两使一起念咒,从天灵逼出两道光芒,善使的是一道红光,恶使的是一道黑光,两人将两道光芒和二为一,形成一道灿眼白光,一拍送到王弘体内,王弘扭曲的身影之前如同一道烟气,现在变成实体,反观两使的实体确实虚空了些。

  王弘捏碎手中的心脏,鲜血四溅,但却没有一滴滴到王弘的身上,缓缓走到大厅,看到一地的衣物,一个裸体的女子陈列在大厅的沙发上,明显失去了知觉,身上一处处的青紫,不是陈南,楼上传来疯狂的重金属音乐声,王弘走上楼去,一脚踢开左边的房门,屋内空无一人,转身踢开右边的房门,只看到一个肥胖略有秃顶的男人正趴在陈南身上,听到踢开门的声音男人回过头来,陈南的四肢铐在床的四栏上,看到王弘进来别过了头去,“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肥胖的男人正是蓝天医院的院长张爱国,王弘出院的时候还看到过这个秃顶肥胖的男人,张爱国明显有些色历内莊,王弘走到床边,如同擒小鸡一般,一只手抓起张爱国的脖子,头也不回撇了出去,身后传来砰地一声,王弘用手一根根拽断手铐,扶起陈南的头,红肿的眼睛正流淌出两行清泪,“别怕,一切都过去了。”王弘缓缓的说道,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陈南疯了一样用头顶在王弘怀里,声嘶力竭的哭着,“过去了,过去了”王弘边说边抚摸着陈南的头,“小子,这是你找死。”后面传来张爱国的声音,王弘缓缓转过头去,张爱国手中正拿着一直手枪,枪口正对着王弘,王弘放开陈南,站起来面对张爱国说道:“你相信这世上有天理吗?”“天理,老子就是天理,就是王法,你扫了老子的兴,老子要你的命。”边说边扣动了扳机,“砰”陈南闭上双眼,双手死死的捂住耳朵,不敢去看,张爱国神经质的笑声刚刚笑了两声就断了音,发呆似得看着王弘,枪口的烟雾还没有散尽,王弘身上一点伤口都没有,子弹从王弘的手中缓缓落在地板上,发出轻微的敲击声,王弘冷冷的看着张爱国说道:“我就是天理。”一拳打在张爱国的头上,一时间脑浆飞溅,张爱国的脑袋再也不复纯在。

  男人是王弘的父亲王忠,两鬓略有斑白,中年男人的啤酒肚清晰可见,一脸的沧桑,一脸的刚毅,因为王忠不会逢迎上级,虽然是大学毕业,但缺在小镇蹉跎一生,刚毕业时在镇中学当的老师,后来王弘的爷爷王彬在银行给补了个缺。王弘遗传了父母的基因,虽然廋弱一些,但还算是清秀。“有不会的多问问老师,最近天气冷,我先上班去了,坐车的时候小心些,现在小偷多”王忠边说边走了出去。"是,父亲”楼下传来关门的声音。“妈,我吃饱了,您多注意身体,天气凉您的风湿别用凉水,等等我帮您刷了碗再走。”“好,孩子你也注意身体,平时别怕用钱,咱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吃穿用度别短了自己”刷了碗后徐悦想要送王弘去坐车,让王弘阻拦住了,逆着风雪顺着门前的街,王弘来到长途车站点,坐上车去省城。

  转过身,陈南呆呆的看着王弘,王弘走向陈南双手去抱她,陈南下意识的缩了一缩但最终没有躲开,“没事了,这是一个梦。”王弘边说边拍着陈南的头,如同母亲拍年幼的孩子入睡一般,王弘的话像是有魔力一般,陈南迷迷糊糊的晕了过去。王弘把她轻轻放在床上,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在陈南的身上。

  外面还飘着零星的雪花,出来的时候冲冲忙忙,王弘并没有穿上毛衣,东北的冬天要比别的地方冷的多,但这个时候,王弘的心中更加冰冷,他比别的任何时候更加痛恨自己的无能,但也只能紧紧的握住自己的双拳,想起陈南照顾自己的一点一滴,走在寒冷冬日的大街上,行人已经很少,王弘发了疯一样喊道“天道,天道”行人看他的眼神如同看一个疯子,走过的人远远的避开他,王弘感觉心中如同裂开一样的疼,冥冥中有个声音响起,“如果世道不公,你就替天行道吧。”天上的雪花还在飘,但这一刻时间突然像停了下来一样,行人的匆匆脚步定格,王弘的左手出现了那本天书,右手出现了那把尺天,天书无风自动的翻开,上面出现一排排的字“张爱国,五十六岁,蓝天医院院长,市人大代表,贪财好色,现住在西郊一百零八号公寓。”尺天你怎么帮我除魔卫道,王弘心中想到,右手的尺天闪过一丝青芒,王弘觉得自己的身子轻了起来,疾风一般向西飘去,天上的学继续在下,但都被隔离到王弘身边淡淡的青芒外,没几分钟,王弘来到了西郊的一个别墅外。

  经过3个小时的车程,来到了长春,没进寝室就听到里边同学的喊声“英林,快晕他,杀了。”推开门进去,寝室里的同学正在打三国。上了大学大家都轻松的很,一般不到快考试没人会去学习,一般都在寝室宅着。“大云,回来了”李英林头也没抬,打了个招呼。“咳咳”最近不知道是怎么会事,王弘老是咳嗽,大概是烟抽多了吧。高中的女友分手后,王弘一段时间都没法解脱出来,渐渐染上了抽烟的习惯“恩,回来了”把行李放在床上,提起一本书坐在床边看起了书,“咳咳咳”“没事吧”志宇问道,寝室的同学虽然爱好不同,但是互相间都很关心。“没事,大概是坐车累到了吧,等等歇歇就好了”说着把书放到了枕边,躺在了床上。

  在这以后的日子里父母和朋友每天都会来看一看王弘,这期间,王弘知道了那位白衣天使的名字,她叫做陈南,初中因为家庭的原因读的卫生学校,出来后父母千方百计,到处托人找关系安排到了医院做见习护士,她很珍惜这份工作,从她每天任劳任怨的工作可以看的出来,因为她长得漂亮一些,笑起来很甜,所以别的护士对她不是很友好,男医生平时也会对她占些口头便宜,这些都是陈南和王弘说的,大概是同龄人的缘故,王弘平时和她经常聊天,两人的关系还不错。十几天的住院,出院后两人互相留了电话,出院后两人互相之间还会通过电话聊天。

  王弘问道:“什么是虚空世界,我怎么才能回去呢?"老者答到,“世界分为虚空也叫做虚体,还有就是实体,凡人生活在实体世界,修道有成,或是虚空管理者也可以行走在虚空世界,我们是判别人修业善恶,承体天心的人,人们叫我们善恶二使,我是善使,凡人做下善事,没有善报的,我便记上一笔,帮上一把,还他善果。他是恶使,凡人做下恶事,没有恶报的,他便记上一笔,还他恶果。”恶使说道:“因为你天生虚体,孤阳不长,所以你能在朦胧间来到虚空。我现在有两个选择给你,一是重入轮回,再世做人,既然让我们碰到也不忍你一直游荡在虚空,生不得,死不得。”

  王弘心中早想离开这里,连忙抱起陈南向外走去,“等等”刚刚要走出房门的时候,后面传来白衣女子的声音,王弘心中一颤,“有事吗?”王弘转过身有些紧张的看着白衣女子,“没有,你请我吃饭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慕容白,你叫我小白吧,你呢?”女子擦了擦嘴问道,“王弘”王弘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待下去,回答完匆匆向楼下走去。

  "孩子多吃些肉"一个中年妇人边说边把盘子里的肉夹到王弘的碗里,王弘勉强将夹到碗里的肉提起,略一犹豫,看了看母亲,吃了。“孩子你从小身子弱,长大了,一米八的个头才一百二十多斤,看你都廋成这样了,还不喜欢吃肉,平时多吃些吧。”“好的母亲”紧扒了几口饭,又从盘子里主动夹了块肉,偷眼看了下中年妇人,妇人露出了欣慰的微笑。妇人是王弘的母亲徐悦,年轻时也是个美人,从现在的样貌上依稀也能看出年轻时的痕迹。徐悦年轻时依靠父亲在农业站的关系,十九岁就分到了分配社上班,后来分配社解体,在外面经营些小商品,年纪大了就在家看看佛经,一生不喜欢和人争论。“最近学的怎么样?学校的课程紧吗?”餐厅进来个中年男人,边说边传着西服,“还好,就是设计麻烦些。”王弘停下碗筷回答到。“快让孩子吃饭吧,一会还要坐车呢。”徐悦嗔怨道。

  进去找到值班的警察“您好,我是刚刚报案的王弘。”王弘一边喘息一边说道,老警察看了一眼王弘说:“手机信号找到了,我们已经打过了电话,找到了户主,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你回去吧。”“可是、、、”王弘刚想再次提出疑问“没有什么可是,让你回去你就回去,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值班警察不耐烦的打断王弘的话“我的朋友真的有危险。”王弘辩解道,“出去,你信不信我拘你一晚上,不知死活。”王弘只能无奈的走出警察局。

  大概一个月后,一天夜里王弘正在床上看书收到了陈南的电话,“大云,来救我,我在西郊,啊。。。不要。”电话你传来惶恐的声音,“你在西郊哪里?哪里?喂,喂,你在吗?陈南,你在哪?”“嘟,嘟”电话传来忙音,王弘回拨过去缺没人接听,再拨打却关了机,王弘急忙拨打110。“您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电话里传来接线员冷漠淡定的声音,“你好,我有一个叫做陈南的朋友给我打求救电话,说她在西郊。”“具体什么位置?”“她没来的及说,再打过去就关机了,求你帮帮忙救救她。”“好吧先生,把她的手机号给我,我们会锁定她的位置,并且请你去最近的公安局。”王弘将陈南的电话告诉接线员后急忙穿上衣服跑到了最近的公安局。

  朦胧间看到了一道光,慢慢世界变得雾蒙蒙灰蒙蒙,王弘看到自己飘荡出了寝室,到了街上,随着风飘荡,世界变得灰白,马路,大厦变得扭曲,身体也变得扭曲。“这是怎么了?”“是做梦了吗?”王弘心中疑问道。

  “王弘,王弘,醒醒王弘。”耳边传来母亲的声音,缓缓睁开双眼,王弘的眼中浮现父母的身影还有灰白色的天花板。“我这是怎么了?”王弘茫然的问道。“孩子,你昏迷了两天了,父母急死了,现在感觉怎么样?”父亲关切的问道,“对不起父亲,让你们担心了。”“没事,孩子,你醒来了就好。”“王弘你醒来了,吓死我们了。”志伟带着一个果篮和英林他们走了进来,“没事了,不要担心,你们不用去上课吗?”王弘道,“没事,本来就不怎么上,来陪一陪你”英林道。“探病的时间到了,病人还需要休息。”走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女护士,不施粉黛,却透着一股清新自然的感觉,从窗帘中透过的阳光洒在粉红色的护士服上,如同走入人间的天使。“孩子你先歇着,我们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大云,我们回去继续三国,明天再来看你。”父母和同学走了之后,王弘问护士倒“医生怎么说的我?”护士道“医生说你大概太累了吧,全身检查并没有检查出什么,只是有一点贫血,休息几天也就好了。”“哦,谢谢。"护士打上一小瓶药后走了出去,王弘感觉自己没有什么不同,心里想,大概这只是一个梦吧。

  善使拿出一本青色古书对王弘说道:“这本就是天书,第一卷记载凡间善恶,第二卷记载修士善恶,第三卷记载仙佛善恶,这本是第一卷,第二卷和第三卷已然丢失。无论世间的事做得如何隐秘,书上都会一一浮现。上面最后几页是修行天道的方法,若是修行有成也能破碎虚空,位列仙班”恶使从怀中取出一截枯木雕成的尺子说道:“这就是尺天,天地造化木精行成,这小半截量的是凡间善恶,另外一截也是缺失了。世间无论王侯将相,权势滔天,用此尺一量,果报自现,是善恶使者的法器,如今也传与你。”善使说道:“善恶使本是上天所遣,行使天道,监督两界,但是传到现在势微不行,已然无法起到监督两界的目的,天书上记载的修行方法也只有前面的一些层次,后面的我这几百年补善了一些,你且拿去。”说着从怀里取出一本小册子,同天书尺八一起交给王弘。善使说道:“往后修行天道,坎坷歧路,修行法门全在存乎一心,这个一心,你且慢慢领悟,但愿我们将来有缘再见。”恶使也说:“有缘再见。”说着两人向来路走去,渐渐不见了身影。

  王弘微躬身子问道:“请问二位这里是哪里,我怎么到了这里?”“咦”两者似是才看到王弘一样,顺着声音望了过来,二人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戾气青年说:“你能看到我们?”老者边看王弘边掐指算计,一边算一边打量着王弘,王弘答道:“是的,我感到身体不适就躺在床上睡了一觉,不知不觉间来到这里,这个世界貌似都是扭曲不直的,正感惶恐时看到了二位,请问这里是哪里?”青年侧着身子问老者:“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二人行走这世间几百年都没凡人看到过”老者道:“我算了一算确是朦胧不清,此人大概是天生虚体”“天生虚体”青年思索了一下眉间浮现一丝喜色,热切的说道“小友,你是否天生体弱多病,平时冷了热了就容易伤风不适?”“是呀,母亲说我生下来身体就廋弱,等我懂事后也经常生病。”王弘答道,老者望着青年皱了皱眉,似是有话要说,戾气青年赶忙拍了老者一下,在老者耳边嘀咕了几句,老者犹豫下没有开口,戾气青年接着说道:“小友,大概你自己也有所感觉,你的寿矢不长,即使不来到虚空世界也仅剩几许,来到了这个虚体世界,若是没遇到我们,大概你也无法回去,只能停留在这个虚空世界。”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