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笑尘 第五章 木屋怪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莫笑尘小说简介

《莫笑尘》是作者卷有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位师叔都是负剑立于,却不曾见有携棍棒的,是也不是仅有掌教真人通晓此道?”晓尘再回忆起殿上天穹门的弟子,无一也不是身怀宝剑。“倒也也不是。如掌教真人这般高人,棍,剑都是使出神入化的,即使是一片残叶到了那般修为境界的人的手中,是非同小可的。有关我“我天穹门,地处中原大地南侧的沁州,与莫家村所处的廖州相隔百余里,都是属于南原。天穹门自祖师创派开始就盘踞在此天穹山上,距今已有数千年的历史。天穹山故名思议,直指穹苍,接天地之灵气,是修真界不可多得的宝地。我天穹门素以剑法和棍法享誉中原大地,只可惜……”子荣说到这里顿觉百感交集,不是滋味。。...

莫笑尘小说-第五章 木屋怪人全文阅读

  子荣带着晓尘从大殿广场东边的小道向内室弟子的居所走去,边走边向晓尘介绍天穹门的情况。

  “我天穹门,地处中原大地南侧的沁州,与莫家村所处的廖州相隔百余里,都是属于南原。天穹门自祖师创派开始就盘踞在此天穹山上,距今已有数千年的历史。天穹山故名思议,直指穹苍,接天地之灵气,是修真界不可多得的宝地。我天穹门素以剑法和棍法享誉中原大地,只可惜……”子荣说到这里顿觉百感交集,不是滋味。

  “师傅,我见各位师叔都是负剑而立,却未曾见有携棍棒的,是不是只有掌教真人精通此道?”晓尘回想起殿上天穹门的弟子,无一不是身负宝剑。

  “倒也不是。如掌教真人这般高人,棍,剑都是使得出神入化的,即便是一片残叶到了那般修为的人的手中,也是非同小可的。有关我门派的一些过往,等以后有时间我再慢慢说与你听,我先带你去你的住所。”子荣欲言又止。

  说话间,两人来到一间木屋前,木屋没有任何的修饰,朴素之极。

  “修真之人,不关乎外在的虚妄,以后你且安心在这里住下,我会让你外室的师叔把你生活所需的东西送过来的。你跪了一天了,且在这屋里休息一日,明天一早随我去大殿,由掌教真人赐予你道号。”言罢,负手离去。

  “吱呀”一声,晓尘推门而入,见屋内除了一个书架,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之外就是一张不大的木床。

  一眼看全屋里的一切,见没有什么值得品味的器具,此时困意又袭来,便到头在硬邦邦的木床上睡着了。

  此间又不乏做了几个噩梦,醒来又是汗流浃背。周围一片漆黑,晓尘估摸着现已是晚上。摸着黑,走出房门,一轮皓月当空,皎洁的月光倾泻直下,目光所及之处,无不银光流转,甚是醒目。

  天穹山,果然名不虚传,高耸入云,直插夜空,晓尘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与天那么接近。

  想来已经有一天没有进食了,此刻的晓尘饥肠辘辘,寻思着到哪里去找点东西先填饱肚子。

  他摸索着来时的路,一步步地向广场走去,可是走了很久也不见广场的踪迹,看来自己是迷路了。正当晓尘埋怨自己不该到处乱走的时候,他看到不远处有一木屋正亮着微弱的灯火。

  他来到该所木屋前,叩响了木门。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回去吧!”屋内传出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抱歉,打扰了,我就问个路。”晓尘回想到,似乎在之前的大殿上并没有听到过此人的声息,不过,能久居天穹山的应该也是门内人。

  正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这晓尘还在等着答复呢,一根通体银白的棍子“嗖”地一声从屋内击穿木门直直地插到离晓尘不到一节手指的地方,晓尘觉得自己的眼睫毛都被棍气惊得一阵乱窜。

  不待屋内人再有所动作,晓尘连滚带爬的逃离了这一是非之地,等跑出一段距离之后,才倚靠着一棵粗大的竹子停下来大口的喘气,心道:“真是个怪人,话还没说两句怎么就动起手来了呢?”

  看来,还是饿一夜算了,反正饿是饿不死的,这样乱走倒是极不安全,遂往回走去,运气还不错,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晓尘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木屋。

  一夜无话。

  “咚咚咚,晓尘起了没,随为师上大殿去!”屋外传来了子荣的声音。

  晓尘其实老早就醒了,倒不是他有多勤快,奈何肚子“咕咕”叫了一晚上,实在是辗转反侧睡不着。

  “来了。”晓尘几乎是在子荣语毕的一瞬间,打开木门走了出来。

  “师傅,内室弟子是在哪里吃早餐的啊?”晓尘一脸饿死鬼的颓废样。

  “哈哈哈,内室弟子都已过金丹期,是不需要吃五谷杂粮的,为师也没有考虑周全,看把你饿的。”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师傅,我都快饿死了,要不你找点什么东西我填填肚子。”晓尘觉得自己快要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便宜你了。”说着,子荣不知从哪里掏出一颗闪着黑光的药丸一样的东西,道:“本门秘制清心丸,对你有活络胫骨,清血去毒之功效,不过……”

  看来,晓尘确实是饿昏了头,还没得子荣说完,就一口放进了咽下了肚子。

  不愧是仙丹,一粒下肚,立马就感觉胃中有一股饱足感,就连两夜未睡的疲乏感也在同一时间被清除的干干净净。

  “师傅,这丹药真神那,吃了一粒就……”

  “就什么?就肚子疼?哈哈哈。快去吧,为师等你,哈哈哈……”

  没等子荣把话说完,晓尘就直奔茅房而去了。几番折腾之后,只觉得肚子还隐隐作痛,倒没有丝毫的脱力感,想来着“清血去毒”是这么个意思。

  来到广场上,见外室弟子竟然没有到齐,晓尘也不敢多问。又是挨个师叔叫过来,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此刻,东面竹林的一间木屋前,正有几个外室弟子在忙活。带头的弟子从木门上的洞眼向内望去,不见屋内有任何动静,于是招呼其他弟子加紧时间,把新门换上。

  而在中原大地东面的浩瀚深海里,有一将军模样的人被紧急传召进了一个光华琉璃的宫殿。

  “拜见殿下,老将听闻殿下有所差遣,立刻马不停蹄的从万里之外的战场赶过来了。”说这话时,此人单膝跪地,双手抱拳,一派军人作风。

  “老卿家自是不必多礼,传召你来,是有一事想与你商量。”说话的是一个头戴王冠、脸上有着稍许鳞片的青年。

  “老臣愿效犬马之劳!”也不问是何事,此人一口答应。

  “老卿家的忠心本王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了。此事事关重大,还请老卿家随我来,咱们密室详谈。”随即,径自向内堂走去。

  此人也二话不说,随之消失在了众卫兵的视野里。

  (下一章将讲诉中原大地的分布,以及周边敌友,希望书友能够慢慢阅读,理清脉络,方便跟进之后剧情的发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