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谍影 第六章 正中下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诸天谍影小说简介

《诸天谍影》是作者兴霸天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无事! 这八句太最有名了,最有名到即使不深入了解儒家的人,也能背下去,并误我以为它是孔子所说。 实际上,这八句的出处,恰恰而如今的文坛大佬,横渠先生,张载。 张载自小天资很聪明,二十...

诸天谍影小说-第六章 正中下怀全文阅读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这四句太有名了,有名到即便不了解儒家的人,也能背下来,并误以为它是孔子所说。

实际上,这四句的出处,正是如今的文坛大佬,横渠先生,张载。

张载从小天资聪明,二十一岁时,写成《边议九条》,向范仲淹上书,得到赏识,欲弃笔从戎,却被劝回,遍读儒家、佛学、道家之书,潜心研究,终集三家之所长。

张载考取进士是在五年之间,那时已经三十八岁,与二十岁的苏轼、十八岁的苏辙兄弟同登进士,看似晚了,但著书立说,自成一派,却是大器晚成。

这四句更是其思想的体现,不过还没有精简概括,仅仅是有了雏形。

可想而知,第一次听到的人,会有多么大的冲击力。

刘易惊呆了。

他口中喃喃自语,一字一字的吟诵出声来,一股豪情壮志在心底涌起。

这才是儒家的风骨!

这才是文人的追求!

他再看向黄尚,态度已是截然不同,正经一拱手,真心诚意地道:“黄晟仲,大才!”

陈升也走过来,念诵了一遍,眼中浮现出不可思议和压抑不住的嫉妒:“晟仲,你这四句传出,必名动东京!”

黄尚浅浅一笑:“不敢当!不敢当!”

本来想以普通人的身份和你们相处,可换来的却是轻视。

行了,我不装了,摊牌了。

我是状元哒!

这倒不是为了出不必要的风头,而是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

没办法,黄裳的身份,正常情况下处于历史背景中,和主线剧情毫无关联。

实力有成,也要五六十岁。

那太久了,他等不起。

不想按部就班,就必须让轮回者发现,然后顺理成章地做出改变。

但问题来了。

就不说整个天下,整个大宋王朝,单单这东京开封府,就有一百三十万人。

茫茫人海,黄尚只是个穷书生,轮回者到哪里找去?

必须要有名气!

但说出了原本历史人物的话,轮回者又不免奇怪,所以这仅仅是开始,还有后续。

这四句的选择,就很讲究。

实际上,在大宋,文抄公是不可能生存下去的。

尤其是抄诗词。

以前黄尚看那些穿越小说电视剧,里面的主角必然要抄袭几首名传千古的诗词,装个大逼。

抄诗一时爽,一直抄诗一直爽。

但主角也不管风格一致不一致,更不管诗里面的典故引用,只要情景略微对的上,就一股脑的用。

黄尚原本也没觉得什么,反正来自未来的诗,我就抄了,你们古人还能怎么着?

可他真正来到宋朝,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文人,尤其是古代的文人,对于名满天下的作品,那种鸡蛋里挑骨头的态度,根本是难以想象的。

这就要提到一桩现在还流传于大宋上下的话题——

欧阳修与外甥女乱伦案。

那本是一桩政敌之间的攻击事件,但欧阳修写过些艳词,其中有几句是这样的:

江南柳,叶小未成阴,人为丝轻那忍折,莺嫌枝嫩不胜吟。

乍一听起来没毛病,但文人们就开始研究啊,说这是写少女风情的,入骨三分,如果没有亲自干过,你写不出来。

再联系到案情,就有了他帷幕不修,私通外甥女的传闻。

这就是盗甥门。

当然,后世众说纷纭,有些说这诗不是欧阳修写的,是仇人无名子所为,有的说欧阳修只是喜欢幼女,不一定就是外甥女……

至于真相,那唯有当事人清楚了。

所以想象一下吧,没有真才实学的穿越者,把一首别人的诗用在自己身上时,会出现什么情况?

传颂天下时,文人们会研究你的经历,你的家庭,你的父母,你生活中的一切,还有你作诗时的心理,表达了什么样的思想感情。

一柄柄实锤落下来,就不是粉丝是我家人开挂死全家的问题了,所有黑料都给抖出来,身败名裂。

只要写出有悖于经历的上佳词句,哪怕那词句以前没有出现过,也会被认为是剽窃。

而只要沾上剽窃二字,声名就毁了,各个领域都会遭到针对。

同理。

即便再嫉妒,再眼红,陈升的眼泪只能往肚子里流。

即便黄尚没有后台,刘易也不敢抄。

一旦被发现,别说科举,这辈子都毁了。

不仅如此,还要宣扬。

果不其然,刘易和陈升走后没几日,就有文人上门拜会。

然后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当默默无闻之时,穷,就是穷。

当四句流传东京开封府时,穷,就变成了安贫乐道,不与世俗同流合污。

甚至这四句,都被冠以陋室四句。

黄尚反倒愈发谦逊起来,并没有应那些文人之邀,去整日参加文会,反倒是一心苦读。

这份态度,打动了暗中观察他的文坛大佬们。

这一日,当黄尚吃饭归来,一匹高马停在院前。

遥遥见黄尚回来,一位刚正严毅的男子下了马来,上前行礼:“在下游师雄,表字景叔,见过黄晟仲,冒昧来访,望勿见怪。”

黄尚还礼。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终于见到第一位历史名人了。

游师雄,北宋名将,因平定西夏犯敌和保护文物有功而名垂青史,其文章诗词书法皆流传,是文武全才。

当然,此时站在面前的游师雄还是个年轻人,未考中进士,没有官身,来此是其他目的。

他是张载的弟子。

黄尚之前就了解过,张载如今正在开封府。

当听了这四句,张载引发共鸣,赞叹不已,让游师雄前来结交。

“该把这四句还回去了!”

黄尚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

张载发出邀请,正中下怀,赶紧拜师。

这个年代,没有好的师承,想要在文坛上出头,难度无疑要大上许多。

黄尚估计以“自己”的天赋,一直到三十五岁才考中状元,正是没有拜一个好老师。

张载本就是合适的人选,再加上横渠四句,正是天作之合。

于是乎,黄尚直接言明,自己的四句,正是受到张载《易说》的启发。

游师雄见他对老师敬佩,又如此谦逊,更生好感。

然而就在两人相谈正欢之际,仆人入内禀告。

又有人登门拜访。

这一回来者,代表着司马光。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