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道 第五章 丹云长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仙途道小说简介

《仙途道》是作者路漫远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是谁啊?”心里有着疑问的林岩想睁开眼睛双眼,可却是意外发现不论他怎么去努力眼睛却依旧像是被什么牵涉住了通常,睁不开。“长老,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觉得他醒了却好像又没醒像?”这道声音很是陌生,林岩听出了这是潇函的声音。“哎,林岩那股巨疼也让他明白了,此时的他还尚未离开这尘世。。...

仙途道小说-第五章 丹云长老全文阅读

  “我死了吗?”

  意识渐渐地清晰了起来,胸膛传来的疼痛让他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那股巨疼也让他明白了,此时的他还尚未离开这尘世。

  “我记得是潇函师姐来救得我,看来是我命不该绝啊!”

  林岩轻笑一声,却是真的说出了声音,眼睛还尚未来得及睁开。

  “哪里是你命不该绝啊,分明是老夫的丹药起的作用,否者你早已命丧黄泉了。”

  林岩的话刚完,却是听见一道声音,语气里满是自傲,而且这声音还很熟悉。

  “是谁啊?”心里有着疑问的林岩想要睁开双眼,可却是发现无论他怎么努力眼睛却依旧像是被什么牵扯住了一般,睁不开。

  “长老,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感觉他醒了却似乎又没醒一样?”

  这道声音很是熟悉,林岩听出了这是潇函的声音。

  “哎,林岩的伤势极重,虽已服用本派的玉息续命丸,可想要恢复还得有些时日;他如今的这种状况是意识清醒,可身体的机能尚未恢复。”

  长老对潇函解释之后,来到了林岩的身边。

  意识清醒的林岩突然感到自己的胸膛被一只温暖的手掌覆盖住,而一股暖流也顺着那人的手掌渗入了自己的体内。

  “这是……什么……”

  林岩感到自己的意识渐渐地模糊了起来,随后便失去了知觉。

  见林岩沉沉地睡去了之后,长老才点头放心了。

  潇函也是来到了林岩的床前,看着陷入了沉睡的林岩说道:

  “这次多亏丹云长老你肯出手相救,否则林岩怕是难逃此劫了。”

  丹云长老却是一笑,说道:“说来也是我与这位小友有缘吧;这刚炼制的玉息还魂丹刚出炉没多久,你就把他抱来了我这里,否则这丹药怕是你得去向掌门师兄要去了。”

  “看来是这林岩福大命大,不但服用了丹云长老亲自炼制的玉息还魂丹更是劳烦丹云长老亲自运功帮他吸收这玉息续命丸的药力。”

  潇函说笑道,心里却是在疑惑丹云长老为何会对这林岩这般的照顾。

  “我都说了是我与他有缘。”丹云笑了笑,没有过多的解释。

  起身来到了屋内的桌前,端起桌上还冒着热气的茶杯说道:

  “小函,查清楚了那凶手是谁了吗?”

  “长老,我依旧不知道是谁,那****赶到之时,凶手见到我之后仓皇逃窜,我顾忌到林岩的伤势没有追上去。”

  潇函的语气有些懊恼,她没有想到林岩竟会被人下杀手。

  丹云长老倒是有了些奇怪,疑惑道:“按你说的话,林岩不过是来上云宗没有几日的一个柴房弟子,会有谁想置他于死地了?”

  “是啊,我也很好奇,林岩的脾气也没有什么古怪的啊,到底是什么地方得罪人了?”潇函对林岩的性格还是很肯定的。

  闻言,丹云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冷哼一声道:

  “不管林岩是因为什么原因得罪了什么人,都不能违反门规滥用如此手段。”

  丹云显得很生气,潇函浑身也是一颤,她感到了丹云身上那传来的丝丝压力。

  丹云长老位列上云宗三大长老之首,实力显然是可怕的,这不经意间释放出的气势已经是让潇函有些胆寒了。

  似是看见了胆颤的潇函,丹云长老有了些歉意,忙笑道:

  “小函啊,听说你最近在炼气中期遇见了瓶颈,是不是?”

  潇函听后却是有些不好意思,说道:

  “恩,是遇到了瓶颈,师傅最近又在闭关,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丹云听后却是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瓷瓶递到了潇函的面前;见潇函一脸疑惑,又解释到:

  “这是中品引气丹,帮你突破炼气后期还是可以的。”

  “引气丹?”潇函显然被吓住了,未敢去接那丹药。

  “长老,引气丹不是只有资质极佳的几个弟子可以服用的吗,我……我不能要。”

  潇函虽是拒绝,可内心却还是不断地纠结着,这引气丹足以帮她在短时间内实力更上一层楼。

  丹云看着她,笑道:“若论资质,你不会逊色于任何一人;论交情,我与你师傅罄云长老交情颇深;而且,这枚丹药是为了感激你而送的。”

  “感激我?”潇函疑惑了,摇头道:“长老,恕潇函驽钝不明白长老感激我什么。”

  丹云却是指了指不远处陷入沉睡的林岩。

  潇函更是疑惑了,直接开口问道:“长老,请恕潇函多嘴,我不清楚你为什么对这林岩像是特别关照,难不成他是你……”

  “他是我什么?”丹云长老抖了抖已经发白的眉毛,说道:

  “他现在还不是我任何什么,我只是与他有缘罢了。”

  听了丹云长老的解释,潇函依旧是不清楚原因,可也知道不该多问下去了。

  “长老,潇函在你这里耽搁了不久也该离开了,明日再来吧。”

  丹云点点头也说道:

  “我也该回我的丹房了,这里有那些弟子守护着我也可以放心。”

  这里并不是丹云的房间,不过这里离丹云的丹房近了一点罢了。

  二人离去,林岩依旧在昏睡之中,体内一股暖流则在不断地滋润着他的每一条筋脉,他现在所经历的一切是他不清楚的,自然也不清楚那云息还魂丹于他而言重要的又何止是保命了。

  入了夜,上云宗的防卫明显比之以前要严密了许多。

  空中来来往往的多是御剑巡视着的上云宗高阶弟子,而造成这一切的却是林岩。

  一处密林里,繁茂的大树将夜空屏蔽在外,树林里,偶尔落下的片片星光也不能照清这片黑暗。

  漆黑的环境里,突然传来些许轻响,一个人在林间穿梭着。

  他走得很谨慎深怕被人发现,目光也在林间不断地寻找着。

  “别找了,我在上面。”

  一声阴冷的声音从上面传来,来人一阵哆嗦,连忙举头望去。

  坐在一根不是多粗壮的树枝上,借着不大的缝隙看着树林外的星空,对于来人他连回头都没有兴趣。

  “玄少爷……”来人一声轻叹,语气里多是害怕。

  “赵阳啊,赵阳,你失败了……”

  玄墨的语气很是不甘,也对赵阳充满了失望。

  “玄少爷,请给赵阳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帮你把他杀了的。”

  “杀他?”玄墨似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在树枝上轻笑着:“你还有本事去内宗里面杀他?”

  “内宗?”赵阳显然是不清楚原因,疑惑地看向了玄墨:“玄少爷,林岩他怎么会有资格在内宗里面?”

  “还不是我那个可爱的师妹。”

  “潇函小姐。”赵阳叹道。

  玄墨轻轻一跃便从树枝上跃到了地面,依旧背对着赵阳。

  “如今看来短时间之内是不能动手了,也不知潇函在丹云长老面前说了些什么,竟会在宗内加强这么多的巡视弟子。”

  玄墨的口气火气极重,显然是因为未能除掉林岩而气恼。

  “那玄少爷,我该怎么办?”赵阳也清楚事情的严重性,心下担忧了起来。

  “你该怎么办?”玄墨突然转过了身子,看着他,笑着。

  赵阳看着他的笑容,内心闪过一丝不安,那种笑容看起来竟会产生一种恐怖的感觉。

  “其实,在一开始我便帮你想好了你的退路。”

  “真的吗,谢谢玄少爷。”赵阳似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跪倒在地对着玄墨不断地磕着头。

  看见他这幅样子,玄墨一阵好笑,开口说道:

  “我给你的固基丹你服下了吗?”

  “服下了,服下了,那日回去后便服下了,如今我已经达到了筑基境三层,马上便能突破到筑基中期了。”

  “是吗,那倒是可喜可贺了。”

  赵阳哪里会想到玄墨竟会恭喜自己,感激地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说道:

  “多谢玄少爷,不然赵阳那会有此成就。”

  “你起来,把你的实力全部放出来,我看看你离突破筑基中期还有多久。”

  赵阳哪里会想到玄墨竟会指点自己,一时间眼睛竟有些湿润。

  未及多想,赵阳连忙将自己的全部实力提了出来,一时间一股微弱的气势在他的周边慢慢聚在了一起。

  “再提,再提,还远远不够。”

  看着做着这一切的赵阳,玄墨笑得更高兴了,而赵阳却是丝毫没有注意到玄墨的表情。

  赵阳因为不断提着体内的灵气,他的脸颊已经微微发红,额头也是不满了细汗。

  突然,赵阳感到体内的灵气一窜,竟不受控制脱离了自己的束缚,四处逃散着。

  “噗”

  赵阳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吐出,浑身失力,瘫倒在了地上。

  体内那股灵气依旧在不断地乱窜着,而他则在地面痛苦地挣扎着,看向玄墨的目光充满了疑问。

  “你知道吗,人只有死了才能保守秘密,这也是我为你准备的最好退路,固基丹不是那么好吃的,下辈子记住了。”

  “你……你……你……”

  赵阳的话还未来得及说完,便又吐出一口鲜血,身体挣扎的幅度也慢慢地缓慢了下来,最后已经完全没有动作,躺在那里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玄墨。

  确定了赵阳是没有了呼吸之后,玄墨才起身离开,而树林又陷入了以往的寂静,寂静得可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