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道 第二章 月色好 出来走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仙途道小说简介

《仙途道》是作者路漫远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云貌似先坐在了林岩早先的那块岩石之上,指了指还余下的大片面积,挥手示意林岩坐定。林岩也不推却,坐了下去。见对方如此豪放,焚天貌似哈哈笑了出来。“前辈笑什么?”林岩奇道。焚天摇了摇摇头,地说:“也没什么,是会觉得你很有趣的罢了。”来人的面貌大概已经是四五十岁的样子,无论是头发、胡须甚至是眉毛都是一片雪白。。...

仙途道小说-第二章 月色好 出来走走全文阅读

  林岩确信自己从未见过此人。

  来人的面貌大概已经是四五十岁的样子,无论是头发、胡须甚至是眉毛都是一片雪白。

  身穿的服饰多是火红色镶边,白色为底,左胸前更是绣着一团燃烧的烈焰,栩栩如生。

  林岩连忙起身,疑惑道:

  “不知老先生是?”

  “火云。”

  火云?林岩只知道火云邪神,不知眼前火云何人?

  “原来是火云先生,失敬。”

  “无妨,你也不用称呼我为先生,我长于你,你唤我一声前辈吧。”

  火云倒是先坐在了林岩先前的那块岩石之上,指了指还剩下的大片面积,示意林岩坐下。

  林岩也不推辞,坐了下来。

  见对方如此豪迈,火云倒是哈哈笑了起来。

  “前辈笑什么?”林岩奇道。

  火云摇了摇头,说道:“也没什么,就是觉得你比较有趣罢了。”

  “啊?”林岩显得很疑惑。

  二人也未在这事情多加地纠缠,火云开口问道:

  “听你刚才的口气似乎是想家了?”

  “不瞒前辈,的确如此。”

  “哦,那你的家在哪里?”

  林岩却是没有立即作答,看着那流淌着的溪水,低声道:

  “很远的地方。”

  “很远能有多远,我上云宗的御剑术瞬息万里,哪里去不得?”

  “瞬息万里又能如何,难不成还能上天入地不成?”

  闻听此言,火云的表情似是一怒,说道:

  “那有何难,御剑术虽不能入地,可上天足以。”

  “那九霄之上了?”

  “这……”火云沉默了,他也不知御剑术能不能达到这般地步,至少他自己是不行的。

  不过,火云却是一脸疑惑地看着林岩,问道:

  “难不成你是那九霄之上的?”

  “不是。”林岩摇头。

  “那是九幽之下?”

  “哈,前辈,我了才十八岁,大好的世界都没有潇洒地走一场,还不想这般年纪下去,你别咒我啊。”

  “既然,你非是九天之上,也非九幽之下,那么御剑术还不能去?”

  “你说的御剑术虽强,可强的过这天地吗;人,不就是这般被囚禁于这天地之间吗,看似自由,不过是囚禁你的牢笼更大罢了。”

  火云愣住了,表情很惊讶,细细地回味着他说的这些,总觉得他似乎说的很是有道理。

  “或许吧……”

  眼前这位少年,火云没有见过,可这般谈话让他觉得他应该不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

  见火云前辈沉默了下来,林岩倒是好奇地问了起来:

  “前辈,这御剑术真有这般强劲?”

  火云看着疑惑的林岩,骄傲地笑道:

  “那是自然,瞬息万里不过是御剑术的飞行之术,若论以气御剑,御剑伤人的本事我上云宗的御剑术还是这片地域里最为拔尖的御剑术了。”

  “哦,上云宗很强吗?”

  林岩有些摸不着头脑,对于这些东西曾经只在电视里见过的他的确算得上是边外人了。

  火云也是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仿似对于他这话不该问出一般。

  “你来我上云宗几日了?”

  “一星期左右!”

  “一星期?”

  “哦……就是七天左右。”

  “也不知你那里学的这些怪词,你既然已入我上云宗,难不成对我宗门一点也不了解,这倒奇了,你既然不了解为何会入我宗门了。”

  面对着火云前辈的这一番疑惑,林岩摸了摸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地回道:

  “前辈,我不是你们上云宗的弟子。”

  “不是?”火云仔细对着他一阵打探,奇道:“你资质不算差,可为什么没有通过入门的试探了?”

  “前辈,我是昏迷在山脚被潇函师姐撞见后带上山来的,目前不过是在赵总管的手下打些杂工罢了。”

  听到他这般的解释,火云哦了一声,似乎在想些什么。

  周围越加的静了,林岩也袭上了一股睡意,看着似乎在想些什么事情的火云,开口道:

  “前辈,夜深了要不我先告辞了?”

  “恩,好啊。”惊醒过来的火云点头道。

  见林岩渐渐陷入黑暗的身影,火云突然想起什么,开口问道:

  “小子,你叫什么?”

  “林岩,树林的林,岩石的岩。”

  黑暗中传来的声音很清晰,火云也听得很清楚。

  “林岩,一个很有趣的孩子啊。”

  火云也没有在此地过多的停留,转身也陷入了黑暗中,慢慢消失了身影。

  林岩走的不是很急,漫步在林间,渐渐的他的眉头却是皱在了一起。

  “我……好像,迷路了……”

  看着周围有些眼熟的场景,这不是自己之前来过的嘛!

  停驻在原地,看着那一条都似乎正确的道路,林岩不知对那个方向出脚。

  “就说嘛,晚上出门定没好事,看,灵验了吧!”

  索性,林岩直接眼睛一闭,一大脚往前一踏潇洒地走了去。

  “我沿着一条线走,就不信走不出去。”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本就迷了路,还怕个啥。

  遗憾的是,没过多久,他又一次回到了这里。

  “咦!”

  林岩有些傻了,看着这与自己纠缠不清的树林,心下一凉,想起了以前自己听过的鬼故事:

  “这该不是传说中的鬼打墙吧!”

  越想越觉得像,林岩感到自己身后冒出了一身冷汗,头皮发麻。

  “呜~呜~呜~”

  突然,一声凄凉的哭声传来,声音不大可在这黑夜里显得异常诡异。

  林岩冷不禁地后退了两步,背靠在树上,四处张望着。

  “难不成今日真会见到那披头散发的白衣女子?”

  此刻的他,别说是见鬼,就是嘴上都不愿提起那个字。

  等了很久的他,早已做好了放弃抵抗的准备,可那声音依旧是若有若无,与先前没有什么区别。

  见周围与先前一般无二,林岩的心不由得放松了几分,可听着那哭声却是越加疑惑:

  “在哭些什么,难不成被什么东西吓着了?”想想又觉得不对,摇头道:“怎么可能,这东西不去吓别人就好了,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吓住她?”

  脑海里一想到那些东西的魅影,林岩就浑身一哆嗦,转身欲走。

  迈出的腿还没有落地,林岩身形一顿,想到:

  “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那东西了,要不要见一见?”

  脚落了下来,却再也没有迈出一步,不断思索着:

  “不行,她会杀了我的,喝我的血,咀嚼我的骨头。”

  “怎么会,小倩不就是一个漂亮而又善良的女鬼嘛!”

  “可我不是宁采臣啊!”

  “我怎么就不能是宁采臣了。”

  经过了短暂的自我纠缠之后,林岩还是转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不清楚他会不会是第二个宁采臣,可那个女子是不是小倩也还是一个未知数,他似乎忽略了这一点。

  他走的很轻,一步步缓慢地移动着,生怕发出什么稍大的声音,惊扰到那位。

  走的越近,那声音也就越加的清晰,是一个女声,女子的哭泣声音。

  “她真的在哭啊。”

  声音越加的清晰了起来,林岩的脚步放的更慢了。

  这里不再是被树叶笼罩的密林了,而是一片较为宽阔的地带,不远处便是布满了青草的大片草地了。

  林岩没有高兴自己走出了密林,而是吞了吞口水,躲在一根枯瘦的树干后面,以为这仅比他腿粗不了多少的树干可以掩盖住他的身体。

  抬头望去,林岩可以接着月光看清不远处正背对着自己跪着的女子。

  一袭素白服饰,柔滑的发丝随着微风在轻轻摇摆着,浑身在轻微地微颤着,不知在为什么伤心?

  “真遇见小倩了?”

  林岩看着这背影,不由得有些发呆,目光怎么也移不开。

  “背影便是如此迷人,也不知正面该是如何,应该不会是如花之流吧!”

  想起以前如花的深刻印象,林岩不由得连打了几个寒颤。

  “谁?”

  许是林岩的声音大了些,被那人所察觉,一声冷哼,林岩还未来得及开口,便觉一道劲风袭来,随后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传来。

  “啊。”

  一声疼哼,林岩连忙在原地捂着脸跳了起来。

  “你是何人?”那女子已经站了起来,手里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了一柄青绿色的宝剑。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招你惹你了,你要下这么重的手。”

  林岩此时关心着自己脸上的那道伤疤,根本没有了什么心情去见这女子的正面。

  “你鬼鬼祟祟地出现在我身后,我出手难道有错?”

  “错,当然有错了,不由分说便出手打伤我难不成还是对的?”

  林岩此时一阵气急,早已忘了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只管出口抱怨着。

  那女子也走的近些,目光看向了林岩,当看清了林岩的面容,面色竟是一愣:

  “是你!”

  林岩闻言,也是一愣抬头望去也是一阵尴尬,说道:

  “是你啊!”

  “林岩!”

  “潇函!”

  二人都是叫了一声对方的名字,随后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见林岩没有开口,潇函还是先开口问道: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林岩却是将头撇开,有些别扭地说道:

  “见月色好,出来走走啊!”

  “月色好?”

  潇函看着这林岩说的好月色,微微一笑,想到了什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