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天 第三章 修士与妖1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尺天小说简介

《尺天》是作者我是大云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更年轻人指指地上王强的尸体地说,女道士看了几眼尸体地说:“这个手法不像是狐妖。”王弘抱着陈南正上楼,女道士看了王弘几眼,王弘倍感身上一寒,那眼光犹如玻璃窗人的魂魄通常,让人难以掩藏,王弘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颤。更年轻人扬着头向王弘问着:“王弘抱着陈南正在下楼,女道士看了王弘一眼,王弘感到身上一寒,那眼光如同透过人的魂魄一般,让人无法隐藏,王弘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颤。年轻人扬起头向王弘问道:“小子你看到狐妖了吗?”王弘没有理他只是抱着晕迷的陈南向门口走去,“小子,小爷问你话呢,你是聋了还是哑了?”边说边走向王弘,一把抓住王弘的肩膀,王弘腾出一只手打落年轻男子的手,“小子,你敢动手。”年轻男子一边说一边一拳打向王弘,王弘皱了皱眉一拳接了上去,两人双拳相接,王弘上身抖了一抖,青年向后飞了出去,女道士飞身双手接过年轻男子。。...

尺天小说-第三章 修士与妖1全文阅读

  “楚师姐,妖气就在这里,这次出来师姐你一定要帮我抓到这只狐妖,上次不小心让她跑掉了。”从别墅正门走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穿着一身西装,看起来英俊洒脱,跟在他后面的是一个年轻的女道士,一脸的清冷,好似万载的寒冰一般,正如傲雪梅花,不可一视,面无表情。“好,只是你捕得狐妖后要快点随我回去,金顶大会就要开会,师伯他们还在等你回去。”“知道了”年轻人不耐烦的答道,“师姐你看,这一定是那个狐妖干的。”年轻人指着地上王强的尸体说道,女道士看了一眼尸体说道:“这个手法不像是狐妖。”

  王弘抱着陈南正在下楼,女道士看了王弘一眼,王弘感到身上一寒,那眼光如同透过人的魂魄一般,让人无法隐藏,王弘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颤。年轻人扬起头向王弘问道:“小子你看到狐妖了吗?”王弘没有理他只是抱着晕迷的陈南向门口走去,“小子,小爷问你话呢,你是聋了还是哑了?”边说边走向王弘,一把抓住王弘的肩膀,王弘腾出一只手打落年轻男子的手,“小子,你敢动手。”年轻男子一边说一边一拳打向王弘,王弘皱了皱眉一拳接了上去,两人双拳相接,王弘上身抖了一抖,青年向后飞了出去,女道士飞身双手接过年轻男子。

  “谢谢师姐,这人来路不正,一定是那女妖的帮手,师姐你看我收拾他。”年轻男子边说边在怀中拿出一个褐布口袋,上面标着驭兽宗,字下面点着三个红点,女道士抬手止住年轻人,上前对王弘说道:“在下金顶宗修士谢楚,这位是驭兽宗少宗主秦天,敢问阁下是哪位?如有误会,还望海涵。”王弘看了一眼跃跃欲试的秦天答道:“我不认识你们,我叫王弘,只是朋友有难,过来帮朋友罢了。”“师姐你听,分明是那个女妖的同道,小子既然你要帮那妖狐我就先收拾了你。”秦天边说边解开口袋,大喝一声“蜂出”,只见一片金光从口袋中盘旋飞出,秦天用手一指王弘,金光在空中凝成一把金剑,嗡嗡作响就向王弘飞来,王弘向后一闪,身边楼梯扶手被金光一触,如冰雪消融一般无影无踪,“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小子,死在我噬天蜂口下也是你的造化。”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点王弘,金色长剑变向王弘射去,谢楚对秦天说道:“师弟,得饶人处且饶人,若是他能不插手,放他走就是了,没必要要他性命,而且我们也不知道他是何流派?不要节外生枝。”秦天说道:“师姐你别管,有了事自然有我们驭兽宗扛起,看这小子除了力气大些,跑的快些也没什么能力,能有多大来头。”边说边急急用手指点王弘,王弘抱着陈南不住躲闪,一时间手忙脚乱,金剑所触无不被其吞噬,厅中一片狼藉。秦天看王弘一次次躲闪过蜂剑的袭击,不由更加愤怒,咬破指尖,在手上画了一个符,张开手对王弘大喊一声“定”,王弘双脚刚要躲避却突然定在原处,秦天一指王弘,金蜂电射向王弘,王弘眼见一片金芒向自己飞来,却无法闪避,心想,本来是想救陈南的性命不想反而害了她,连忙大喊“不要”而同时秦天身后的谢楚也不约而同喊道:“不要”。

  秦天停下金蜂,这时金蜂距离王弘只有一尺距离,王弘清晰看到通体金黄色的金蜂扇动翅膀。“师姐有事吗?”秦天问道,“留他一命吧,他根本不会什么法术,何苦杀一个凡人。”谢楚劝道,“师姐你看走眼了,像我等修道之人,即使不是刻意修体,但吞吐天地灵气,身体经过灵气改造,一拳也有千斤气力,如果他是凡人又怎能接得住我一拳,切等我结果了他。”谢楚又对王弘说道:“你若是有门有派,不妨说出来,若是有渊源,看在你师门的面子上,或许可以放你一命。”王弘缓缓答道:“我的确没有什么门派,若是要杀我,我无话可说,只是怀里这个女子与你们毫无瓜葛,但求放她一命。”谢楚用手一招,陈南飞到谢楚身边,秦天用手一指王弘“下辈子眼睛放亮,别再招惹小爷,小爷送你往生。”王弘闭上双眼等死,谢楚转过头去。

  正当这时飞来一片惨红色的火光,火光过处金蜂身上染上一层冰霜,金蜂纷纷落地,摔个粉碎,秦天一阵心疼,赶忙张开口袋打个手印将金蜂收回,但却也冻杀大半。从二楼过道慕容白缓缓走来,边走边娇笑道:“秦大公子好大的火气,怎么动不动就要打要杀的。”走到王弘身边用手一拍,王弘登时觉得身体一松,恢复自由。

  秦天对谢楚说:“师姐就是这个狐妖,上次收她不得,还骗去我一只占卜金龟,师姐帮我收了她。”慕容白说道:“哎呦,秦大公子,我们分手说好金龟送我的,怎么成了我抢得了呢?谁敢抢你驭兽宗的宝贝,难道不怕你老子万兽王秦傲的追杀吗?凡人分手还要给些精神赔偿,我只是拿了你一只金龟,玩够了就还你。”“住嘴,妖狐,谁和你有关系,今天小爷收了你让你欲生不得欲死不能,一声修道成为小爷奴仆。”秦天对慕容白说道,谢楚不由邹了邹眉,露出厌恶的神情。谢楚说道:“妖狐,把驭兽宗的占卜神龟叫出来,念你修行不易,我废你一身道行,放你走就是了。”“这位姐姐,我们都是女人,对这个负心汉你不帮我就是了,该不会对小妹动手吧。”慕容白说道,秦天脸上一红说道:“谁和你废话,看小爷龙骨飞剑,说着掌中飞出一把白骨剑,发出阵阵寒光。”龙骨,我呸,一群破蜜蜂没等修炼成就敢叫噬天蜂,一把蛇骨剑就敢说是龙骨,不怕让人笑话。”秦天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也不答话,用手一指慕容白,飞剑径直向慕容白飞去,反观慕容白从腰间解下一条白丝带,一剑一带就斗在一处,飞剑不时往来,龙吟虎啸,丝带每每扫在剑身,飞剑环绕慕容白身边,一时无法近身。“我说秦天你是不是个男人,一个破乌龟都舍不得,在西湖游玩的时候,不是要你父亲的驭兽令你都答应吗?怎么一转眼都忘了?”秦天闭嘴不言,只是一味指挥骨剑猛攻,王弘和谢楚在两边注视战局,“秦公子,你们驭兽宗不是穷到只能给你把破骨剑吧,有什么手段早早使出来,要不就让姐姐回山,没空陪你这个小屁孩玩。”说着慕容白从口中吐出一道惨红色的火苗,飞向骨剑,骨剑被火苗触到剑锋,冰霜从剑尖延伸到剑柄,秦天再也不能控制飞剑,飞剑当的一声落在地上,秦天不由脸色一变,变得紫红,但转瞬又恢复正常。

  “本命妖火,小爷看你还能吐几口,等你落到小爷手里有你受的。”说着秦天从怀里拿出一个黑环,黑环两端一个龙头一个虎头,两个兽首面目狰狞。慕容白本还讥笑的脸庞变得凝重起来,“小狐狸,看来你也识货,不是说小爷没货吗?你再嚣张一个给爷看看。”“师姐,帮我护法,看我收了这小妖。”说着盘膝坐下,兽环飘在身前,两手不住打着手印。

  谢楚把陈南放到一旁点了点头说了声好,手中飞出一把天蓝色仙剑,上面还环绕着一道道雷光,走到秦天身前。慕容白看到秦天一道道手印打到驭兽环上面,一跃飞起,双手的丝带向秦天打来,谢楚飞身接下慕容白,两人就在空中交战,一道道雷电从仙剑发出,丝带上带出一条条妖火,两人交战的余波打破了别墅顶棚,飞到空中激战,石块四溅,王弘紧忙跑过去保护晕迷中的陈南,比起刚刚的战斗,明显慕容白是留了手的,此时却是疾风骤雨一样的攻击,慕容白的丝带划出一道道红光,谢楚仙剑带来一阵阵紫色雷光,慢慢慕容白有些支持不住,但谢楚却也不急于进攻,只求缠住慕容白。

  慕容白说道:“金顶宗雷仙剑果然名不虚传,天下妖物克星。”谢楚回答道:“可惜你本命法宝被我所克,否则我想留你也不容易。”看着盘膝而坐的秦天手印越打越快,慕容白心中急切下只能勉强吐出三朵惨红本命妖火,谢楚回防三朵妖火,用剑尖一朵一朵挑动妖火,每朵妖火都被剑尖发出的雷光形成雷笼包裹,慢慢湮灭,慕容白一连吐出三朵妖火,脸色惨白,看也不看妖火如何,转身就要飞走。

  “哪里走,看我驭兽环。”秦天大喊一声,随之一声虎啸一声龙吟,一道黄光向慕容白打去,黄光中一只奔虎一只飞龙转瞬到了慕容白近前。慕容白急忙用丝带击打幻影一般的奔虎飞龙,但见奔虎飞龙一口咬住两条丝带,两条白色丝带变成两只毛绒绒的尾巴,原来谢楚所说的本命法宝就是慕容白的两条尾巴,奔虎飞龙拖着两条尾巴向驭兽环飞去。慕容白双手向上虚抓但却一点点接近驭兽环,越接近驭兽环,真身越来越清晰,渐渐变成两条尾巴的狐狸,口中不住悲鸣,两只爪子,两条腿无意义的挣扎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