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天 第一章 天生虚体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尺天小说简介

《尺天》是作者我是大云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悦更年轻时靠父亲在农业站的关系,十八岁就分到了平均分配社去上班,再后来平均分配社分崩离析,在外面长期经营些小商品,年纪大了就在家里看一看佛经,一生不不喜欢和人争论。“前段时间学的怎么样?学校的课程紧吗?”餐厅进去个中年人男人,边说边传着西服,“还好,是部分设计大麻烦些。”王男人是王弘的父亲王忠,两鬓略有斑白,中年男人的啤酒肚清晰可见,一脸的沧桑,一脸的刚毅,因为王忠不会逢迎上级,虽然是大学毕业,但缺在小镇蹉跎一生,刚毕业时在镇中学当的老师,后来王弘的爷爷王彬在银行给补了个缺。王弘遗传了父母的基因,虽然廋弱一些,但还算是清秀。“有不会的多问问老师,最近天气冷,我先上班去了,坐车的时候小心些,现在小偷多”王忠边说边走了出去。"是,父亲”楼下传来关门的声音。“妈,我吃饱了,您多注意身体,天气凉您的风湿别用凉水,等等我帮您刷了碗再走。”“好,孩子你也注意身体,平时别怕用钱,咱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吃穿用度别短了自己”刷了碗后徐悦想要送王弘去坐车,让王弘阻拦住了,逆着风雪顺着门前的街,王弘来到长途车站点,坐上车去省城。。...

尺天小说-第一章 天生虚体全文阅读

  "孩子多吃些肉"一个中年妇人边说边把盘子里的肉夹到王弘的碗里,王弘勉强将夹到碗里的肉提起,略一犹豫,看了看母亲,吃了。“孩子你从小身子弱,长大了,一米八的个头才一百二十多斤,看你都廋成这样了,还不喜欢吃肉,平时多吃些吧。”“好的母亲”紧扒了几口饭,又从盘子里主动夹了块肉,偷眼看了下中年妇人,妇人露出了欣慰的微笑。妇人是王弘的母亲徐悦,年轻时也是个美人,从现在的样貌上依稀也能看出年轻时的痕迹。徐悦年轻时依靠父亲在农业站的关系,十九岁就分到了分配社上班,后来分配社解体,在外面经营些小商品,年纪大了就在家看看佛经,一生不喜欢和人争论。“最近学的怎么样?学校的课程紧吗?”餐厅进来个中年男人,边说边传着西服,“还好,就是设计麻烦些。”王弘停下碗筷回答到。“快让孩子吃饭吧,一会还要坐车呢。”徐悦嗔怨道。

  男人是王弘的父亲王忠,两鬓略有斑白,中年男人的啤酒肚清晰可见,一脸的沧桑,一脸的刚毅,因为王忠不会逢迎上级,虽然是大学毕业,但缺在小镇蹉跎一生,刚毕业时在镇中学当的老师,后来王弘的爷爷王彬在银行给补了个缺。王弘遗传了父母的基因,虽然廋弱一些,但还算是清秀。“有不会的多问问老师,最近天气冷,我先上班去了,坐车的时候小心些,现在小偷多”王忠边说边走了出去。"是,父亲”楼下传来关门的声音。“妈,我吃饱了,您多注意身体,天气凉您的风湿别用凉水,等等我帮您刷了碗再走。”“好,孩子你也注意身体,平时别怕用钱,咱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吃穿用度别短了自己”刷了碗后徐悦想要送王弘去坐车,让王弘阻拦住了,逆着风雪顺着门前的街,王弘来到长途车站点,坐上车去省城。

  经过3个小时的车程,来到了长春,没进寝室就听到里边同学的喊声“英林,快晕他,杀了。”推开门进去,寝室里的同学正在打三国。上了大学大家都轻松的很,一般不到快考试没人会去学习,一般都在寝室宅着。“大云,回来了”李英林头也没抬,打了个招呼。“咳咳”最近不知道是怎么会事,王弘老是咳嗽,大概是烟抽多了吧。高中的女友分手后,王弘一段时间都没法解脱出来,渐渐染上了抽烟的习惯“恩,回来了”把行李放在床上,提起一本书坐在床边看起了书,“咳咳咳”“没事吧”志宇问道,寝室的同学虽然爱好不同,但是互相间都很关心。“没事,大概是坐车累到了吧,等等歇歇就好了”说着把书放到了枕边,躺在了床上。

  朦胧间看到了一道光,慢慢世界变得雾蒙蒙灰蒙蒙,王弘看到自己飘荡出了寝室,到了街上,随着风飘荡,世界变得灰白,马路,大厦变得扭曲,身体也变得扭曲。“这是怎么了?”“是做梦了吗?”王弘心中疑问道。

  远处慢慢走来两个人影,远远传来声音,厚重的声音说:“这个世界真是变了,百来年没来,地上跑的不是马,天上飞的不是鸟,人人都住在楼房里。”尖锐一些的说:“人心越来越黑,世道越来越乱,善恶赏罚越干越多,才出来就忙得马不停蹄,什么时候能修行有成?”厚重的声音又道:“世上的人心黑,世道乱,咱们也有责任,百来年没来,世间善恶因果都不再乎了”尖锐的声音道:“就是我们在,世间人心该黑也黑,世道该乱也乱,世上的事情,我们何曾改变的了,难道这么多年过去你还不明白。”随着声音的拉近,身影越来越清晰,声音厚重的是位红道袍的老者,声音尖锐的是位黑色道袍的青年,老者一脸慈悲富态像,手里拿着一个红色丝绦的拂尘,让人看了忍不住的亲近,青年一脸戾气,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拂尘,让人不敢近前。同这个世界相比,两者就是实体。两人边说边聊渐渐走到王弘近前。

  王弘微躬身子问道:“请问二位这里是哪里,我怎么到了这里?”“咦”两者似是才看到王弘一样,顺着声音望了过来,二人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戾气青年说:“你能看到我们?”老者边看王弘边掐指算计,一边算一边打量着王弘,王弘答道:“是的,我感到身体不适就躺在床上睡了一觉,不知不觉间来到这里,这个世界貌似都是扭曲不直的,正感惶恐时看到了二位,请问这里是哪里?”青年侧着身子问老者:“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二人行走这世间几百年都没凡人看到过”老者道:“我算了一算确是朦胧不清,此人大概是天生虚体”“天生虚体”青年思索了一下眉间浮现一丝喜色,热切的说道“小友,你是否天生体弱多病,平时冷了热了就容易伤风不适?”“是呀,母亲说我生下来身体就廋弱,等我懂事后也经常生病。”王弘答道,老者望着青年皱了皱眉,似是有话要说,戾气青年赶忙拍了老者一下,在老者耳边嘀咕了几句,老者犹豫下没有开口,戾气青年接着说道:“小友,大概你自己也有所感觉,你的寿矢不长,即使不来到虚空世界也仅剩几许,来到了这个虚体世界,若是没遇到我们,大概你也无法回去,只能停留在这个虚空世界。”

  王弘问道:“什么是虚空世界,我怎么才能回去呢?"老者答到,“世界分为虚空也叫做虚体,还有就是实体,凡人生活在实体世界,修道有成,或是虚空管理者也可以行走在虚空世界,我们是判别人修业善恶,承体天心的人,人们叫我们善恶二使,我是善使,凡人做下善事,没有善报的,我便记上一笔,帮上一把,还他善果。他是恶使,凡人做下恶事,没有恶报的,他便记上一笔,还他恶果。”恶使说道:“因为你天生虚体,孤阳不长,所以你能在朦胧间来到虚空。我现在有两个选择给你,一是重入轮回,再世做人,既然让我们碰到也不忍你一直游荡在虚空,生不得,死不得。”

  王弘想起父母恩情未报便跪下身来,急切问道:“可以让我回到人间吗?父母老迈,恩情未报,不敢重入轮回。”老者说道:“如果不想重入轮回,那就只能做这天地间的善恶使者,我们做了几百年,事事看透,只想找个洞天福地安心修道。找了好久都没找到适合的传人”青年接着说道:“做了这世间善恶使者,从此上体天心,处事必须公允,要是自身不正,天罚随时可至,到时既是想重生轮回也无法做到,如果上体天心也是可能修成正果的,你一定要想好。”王弘道:“受教了,请问怎么才能成为善恶使?父母恩情未报,天大的风险也要冒一冒。”老者答道:“要成为善恶使也简单的很,我们这里天书一卷,记载善恶,尺天一把,量取因果,若是接收了,我们一人传你半身道行,也够你在凡间修行。”王弘连连说好,善使预言又止,恶使说:“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那么我们便不再多说什么,老善我们动手吧”两使一起念咒,从天灵逼出两道光芒,善使的是一道红光,恶使的是一道黑光,两人将两道光芒和二为一,形成一道灿眼白光,一拍送到王弘体内,王弘扭曲的身影之前如同一道烟气,现在变成实体,反观两使的实体确实虚空了些。

  善使拿出一本青色古书对王弘说道:“这本就是天书,第一卷记载凡间善恶,第二卷记载修士善恶,第三卷记载仙佛善恶,这本是第一卷,第二卷和第三卷已然丢失。无论世间的事做得如何隐秘,书上都会一一浮现。上面最后几页是修行天道的方法,若是修行有成也能破碎虚空,位列仙班”恶使从怀中取出一截枯木雕成的尺子说道:“这就是尺天,天地造化木精行成,这小半截量的是凡间善恶,另外一截也是缺失了。世间无论王侯将相,权势滔天,用此尺一量,果报自现,是善恶使者的法器,如今也传与你。”善使说道:“善恶使本是上天所遣,行使天道,监督两界,但是传到现在势微不行,已然无法起到监督两界的目的,天书上记载的修行方法也只有前面的一些层次,后面的我这几百年补善了一些,你且拿去。”说着从怀里取出一本小册子,同天书尺八一起交给王弘。善使说道:“往后修行天道,坎坷歧路,修行法门全在存乎一心,这个一心,你且慢慢领悟,但愿我们将来有缘再见。”恶使也说:“有缘再见。”说着两人向来路走去,渐渐不见了身影。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