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剑降灵 第3章 天生劫体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身剑降灵小说简介

《身剑降灵》是作者道眼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你多费神了,我会牢牢地记着,无论什么时候。”聂姗姗心中一颤,五年以来,这但是他头一次说出非常感谢的话,那双眸子里透着深幽,有些慑人心魄的阴郁,也有些绝决无回的认真地,好像完全变了个人像,自己都了快认不出他来了。“你变了。”缄默良久“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聂姗的俏脸绷着,有些不满,“你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我不相信你会一直这么平静。”。...

身剑降灵小说-第3章 天生劫体全文阅读

  聂沉慢慢退下,聂姗姗随后跟了上去,小声道:“你没事吧?”

  聂沉眉眼低垂,看不出脸上有什么表情:“早习惯了,没事。”

  “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聂姗的俏脸绷着,有些不满,“你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我不相信你会一直这么平静。”

  聂沉心里“呵”地一声,暗暗说道:“骄傲么?没那个本钱,拿什么骄傲?那个人已经死了,我现在要做的,只是弥补这些年的遗憾罢了。”心里想着,抬起头来:“大恩不言谢,这几年你多费心了,我会牢牢记着,不管什么时候。”

  聂姗姗心中一颤,四年以来,这还是他头一次说出感谢的话,那双眸子里透着幽深,有些慑人心魄的忧郁,也有些决绝无回的认真,似乎完全变了个人一样,自己都已经快认不出他来了。

  “你变了。”

  沉默良久之后,聂姗姗只说出了三个字,三字出口,却不知道应该再怎么接下去。

  聂沉脸上忽然绽出笑容来:“变了不好么?昨日之日不可留,一个将最亲近的人的感受都不放在眼里的人,即便练成了通天的本事,那也没什么意思,不如死去。”

  聂姗姗歪着头,琢磨他这句话,似乎有那么些道理,还透着几分豪气,再看向聂沉时,只见他走到聂母方氏身旁坐下,恢复了沉静的样子,似乎与外界隔绝了开来,离得很远。

  这一个月以来,从聂沉恢复平静不再发疯修行的那一天开始,她一直有这种感觉,总觉得聂沉身上有一些东西一去不返,说不清道不明,想要问他吧,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聂沉也有些恍惚,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或者说,他的灵魂不属于这个世界。

  四年前,从那颗蔚蓝色的星球离开之时,他正在睡梦之中,醒来以后就到了眼前的这副身体中。

  再然后,就是潜藏在这副躯体之中,同这副躯体的人做了四年的抗争,终于在一个月前,得到了这副躯体的控制权。而真正的聂沉则消散而去,将记忆散入眼前的聂沉的灵魂之中,再也不能回头。

  从这些记忆中,他知道了聂沉的身世,也知道他霉星之名的由来,心中暗叹的时候,便也知道,自己这是穿越了,好死不死的,正穿越到一个运气糟糕之极的家伙身上。

  天生劫体的人,难道一定要是这副衰样?

  聂沉摇了摇头,一声苦笑。穿越之前,他偶然得到过一本《劫经》,上面记载的东西,他穷尽了一生的现代知识也没能解释得通,直到穿越之后掌控了这副身体,他才若有若无地开始明白过来。

  不是以前的他笨,而是有些东西在没有得到特定的条件之前,根本不可能参透。

  这个特定的条件,就是天生劫体。

  故老相传,世间存在修仙者。

  滚滚的历史长河中,有无数个传奇故事在人们口中流传,或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或是偶遇修者烂柯樵山,或是狐精蛇妖魅惑世间,或是大能异士担山负海。

  上一世时,他也是那些为数不多的修真者中的一员,知道这些传说不仅仅只是传说,而是真实存在,这些修真者修的正是“灵”。

  世间有灵,人类也是有灵众生中的一员,在灵的另一面,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有一个叫做“劫”的东西,它和“灵”一样,介于虚实之间。

  《劫经》中讲述的东西,正是有关于“劫”的。

  “劫”对应着“灵”而生,这也是天地自然保持平衡的一个法则。

  生灵产生灵智的根本在于“灵”,而它们会从天地中消失就在于“劫”。灵力伴随着生灵的成长渐渐积累,劫力同样也是如影随行,大到死亡,小到小病小难,这些都是劫力发作的体现。

  说得直白一点,劫力没发作的时候,无灾无难一帆风顺,而劫力一旦发作,那就是霉星高照,躲都躲不掉。

  再说得直白一点,劫力没发作是运气好,劫力发作那就是运气不好!

  劫力是灵力的外相,或者潜伏在生灵的身体里,或者飘荡在生灵的身体之外,不管灵力强不强盛,该发作的时候就发作,从来不会因为你是个通天彻地的修者,或者你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就放你一马。

  聂沉天生劫体,短短十几年的人生中,不知不觉间与天地间的“劫力”打了无数次交道,运气会不会好自然可想而知,霉星之名便也因此而来。

  灵魂穿越到这个世界以后,逐渐掌控了这副躯体,通过天生劫体发现,原来的“灵”变成了“劫”,也就是说,他那在地球上能够称之为“灵魂”的东西,在这个世界里,便就成了“劫魂”。

  两个世界很可能是一种对应的关系,这个世界的“灵”,到了另一个世界,很可能只能称之为“劫”,反之亦然。

  这只是一种称呼上的转变,聂沉没有深究,在他掌控身体的那一刻,原来的聂沉消亡,等同于迎来了一次新生,另一个聂沉醒来,天生劫体,外加一副劫魂,相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他已经算是个怪物了。

  在他清醒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慢慢接受了穿越的事实,随着两副记忆的融合,他也渐渐明白,原来的聂沉为什么会发了疯一样修行。

  一个众人眼中的天才,忽然炼废了自己的丹田气海,再加上外人态度的忽然转变,深深地刺激了少年的心性,他想通过修行来证明自己,回到以前那个天之骄子的状态中去。

  殊不知,覆水难收,积重难返,他越是这样,别人越会将他视为疯颠,随之而来的,便是疏远之后的更加疏远。

  不管是哪一个世界,永远不缺乏势利的人,得势之时个个趋之若鹜,失势之后人人避之不及,便是以聂沉这个两世为人的心态,难免也会心生怨怼,更何况那个本身便很骄傲的少年天才?

  时也,命也,如果不是天生劫体,那个少年极有可能仍然生活在耀眼的光芒之中,眼下更会被青阳宗的人选中,再之后,会在青阳宗里渐渐成长,成为聂氏族人遥不可及的存在。

  只可惜世上不存在假设,眼下的聂沉,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聂沉。

  小山包下,云仙谷外,聂氏族人们静静地等待着青阳上师宣布结果,气氛犹显紧张,大家都在想着,是聂少隐一人被选中,还是聂燕三也被选中?甚至运气更好一些,聂姗姗也会被青阳上师顺路带回去?

  聂母方氏虽然眼睛看不见,不过耳力却好,感受到外界的静谧紧张之意,轻声问聂沉:“沉儿,你说姗姗能不能到青阳山去啊?”

  如果不是因为要等着听聂姗姗的消息,聂沉早就扶着母亲回去了,听到母亲的问话,随口答道:“青阳宗么,徒有虚名,不进也罢。”

  聂方氏点头没说话,自从儿子清醒以后,黑暗的世界似乎变得光明起来,只要他在自己身边,吃糠咽菜也甘甜如蜜,不管他说出什么话来,瞎眼妇人都会自然而然地选择相信。

  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冷笑,有人大声道:“好大的口气!”

  聂沉不用转头也知道说话的人是谁,默默垂下头没理他,深自警醒,自己现在的实力还很弱,说什么话之前,需要倍加慎重才是,隔墙有耳,徒惹烦心。

  说话的人正是聂江雄,聂沉低下头没答话,他却不准备就此放过,跟着道:“有能耐到青阳仙师面前说去,躲在一边嚼舌根算什么本事?废物!”

  这边提到了“青阳仙师”,一众族人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过来,连带着三个青阳宗的人也抬眼看过来。

  聂沉暗暗皱眉,聂江雄已经抢着道:“大家知道这废物刚才说什么吗?”说着学着聂沉的口气道,“青阳宗么,徒有虚名,不进也罢!大家听听,这是什么意思?某人明知道自己没半点希望,躲在旁边酸溜溜地说风凉话呐!”

  卫无双听得一双剑眉渐渐竖起,冷声道:“他说的可是实情?”

  聂沉抬起头,迎着卫无双那双若蕴锋芒的眼睛,坦然道:“是。”

  众人顿时一阵骚动,青阳宗门规严峻,聂沉这是准备以身试法么?

  卫无双气极反笑,点头道:“好,很好!”说话声中,腰间宝囊嗡嗡颤动,似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蠢蠢欲动,二人相隔的这一段距离之中,空气里如凝杀机,压得一众族人直欲喘不过气来。

  田中允知道卫无双动了杀意,急急喝道:“聂沉,速速说出你的理由来,若不然,定斩不饶!”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