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剑降灵 第2章 十年择徒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身剑降灵小说简介

《身剑降灵》是作者道眼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叫田中允,俊逸青年叫卫慕容,美艳动人女子叫叶宛秋,都是第一次到云仙谷来选拨后进弟子,卫慕容看了几眼离处孤零零独处时,像是事不关己的聂沉母子,冷冷道:“那个小子呢?”聂盘峰顿显尬尴,沉声道:“聂沉,还不回来!”聂沉头也未抬,道:“我娘身话音一落,二十多个少年人分开人群走出来,眼中或是紧张,或是兴奋,或是局促,走到聂盘峰身边,看的却是那青阳宗的三个来使。。...

身剑降灵小说-第2章 十年择徒全文阅读

  聂盘峰清咳一声,最后看了一眼小山包上的混元一气珠,那颗石球中间的黑孔如一只怪眼,与他冷冷对望,似乎在嘲笑他这个族长的无能。清咳之后,聂盘峰朗声开口道:“青阳上使今日到了云仙谷,想必大家也都知道来意,现下十岁以上二十岁以下的聂氏族人出列,到我身边来。”

  话音一落,二十多个少年人分开人群走出来,眼中或是紧张,或是兴奋,或是局促,走到聂盘峰身边,看的却是那青阳宗的三个来使。

  两男一女中,粗豪汉子叫田中允,俊逸青年叫卫无双,美艳女子叫叶宛秋,都是第一次到云仙谷来选拔后进弟子,卫无双看了一眼不远处孤零零独处,好像事不关己的聂沉母子,冷冷道:“那个小子呢?”

  聂盘峰顿显尴尬,沉声道:“聂沉,还不过来!”

  聂沉头也未抬,道:“我娘身体不好,我哪也不去。”

  聂盘峰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小子就是个怪物,发了四年的疯,好不容易清醒了一些,却又总显得不和群,与族人们若即若离起来。

  “上使不用管他,那小子是个废物,丹田尽毁,神智不清,我们族里的人都知道!”聂江雄大声道。

  卫无双冷着脸没再说话,算是默许了。

  田中允这时呵呵笑道:“有一句话叫做有教无类,不管他是何许人也,只要年纪合适,便能算是够得上资格的人。聂沉,这里有这么多人,自会有人照顾你娘亲,你便过来一趟罢。”

  “沉儿,去吧。”聂方氏也开了口。

  聂沉这才站起身,仔细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那副认真的模样,倒似是他身上穿的不是破衣烂衫,而是什么绫罗锦缎,需要倍加珍惜才好。

  一众族人看得好笑,聂姗姗却是心里泛酸,那少年身上的衣物是他唯一的御寒之物,不是他喜欢邋遢,而是实在家徒四壁,换无可换,只把能够省下来的布料全都用在了他娘亲聂方氏的身上。

  族里上百户人家,除了家境也不怎么宽裕的少女姗姗以外,再没人愿意关心,这个曾经的天才少年,现在到底过成了什么糟糕境地。

  二十五个少男少女排成一排,依次而立,其中一个长身玉立宽服玉带的少年,如同鹤立鸡群,队尾还有一个污糟的邋遢小子,如同混进了鸡群的耗子,两个人都是那么地显眼。

  长身少年正是少年们口中热议的聂少隐,当代的聂家年轻一辈第一人,至于那个邋遢小子,每个人都离得他远远的,似乎只要一挨近他,就会被他的霉运传染一般。

  卫无双拿出一块玉石模样的东西,红光流转,道:“这是赋石,你们都练过门中的启灵功法,现下就把赋石贴在眉间,以灵觉贯通进去,以此验明资质天赋。”

  一众少年都听长辈听过赋石的功用,知道这灵石是测灵之物,通常用来验证初入修途之人的资质,只要灵觉贯通进去,便会于上显现彩光,紫赤橙粉白,以此递减,彩光越深,资质越好,反之越差。

  少年们一个挨着一个上前,彩光于小山包之下渐次展开,卫无双冰冷的声音也在刻板地声声响起。

  “浅橙,七等天赋。”

  “八等天赋,下去吧。”

  “橙色,六等天赋,将就。”

  没有太多的情绪显现,只有或稍露失望或稍显满意的语调波动,被判定天赋的少男少女在这样的语调中,有的懊恼地退到人群中,有的眼露光芒满面欢喜。

  轮到聂姗姗的时候,一道淡淡的赤色彩光在赋石之上流转,卫无双的神色间终于露出了浅浅的一个笑容:“五等天赋,还不错。”

  得了这个难得的赞许,聂姗姗并没有太多欢喜,看了一眼队尾的聂沉,默默想到:“如果是当年的他,会是什么颜色,大赤,还是紫色?”

  聂沉盯着矮山之顶的大石球,像是在发呆,或许知道自己只是充数的关系,神情间很淡然。

  聂姗姗叹了口气,又看了看走上前去的聂少隐一眼。

  聂少隐步伐稳定,流露着稳稳的自信,闭眼启灵,贯通赋石。

  光芒轮转,有如实质,浓地欲要滴下赤血来。

  “三等!”一直没说话的美艳女子叶宛秋忽然开口,话语中带着些许不可置信,“竟然是大赤天赋!”

  卫无双脸上的笑容终于彻底绽开,俊颜上满是满意之色,与其他两位同门对望一眼,缓缓点头:“此子足堪造就!”

  田中允豪爽大笑,伸手拍了拍聂少隐的肩膀,道:“上一个十年择徒,你们族中最好的天赋也只是五等,你这三等往上的天赋,在我们青阳宗,也算是不多的了!哈哈,不错,不错!很好!很好!”

  言下之意,如果不出意外,这一次的甄选佳弟之行,便要着落在聂少隐身上了。

  聂少隐微微欠声,平静说道:“仙师谬赞,小子惶恐!”

  青阳宗的三人见他谦逊,俱都点头不已,眼前这个少年不但资质好,心性也不差。

  人群之中顿时骚动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聂少隐的身上,眼神中有欣慰,有羡慕,有喜悦,不一而足,每个人的脸上都欲放出光来,与有荣焉。上一个十年,聂族的二十多个少年,没有一个入选青阳宗,而这一次,终于有人能为聂氏宗族争一口气了。

  有了聂少隐的珠玉在前,后面的验灵之人便显得有些黯淡无光了,只在轮到聂盘峰的小儿子聂燕三时,才总算有了一些起色。

  聂燕三的灵觉资质是四等小赤,加上聂姗姗的五等浅赤,聂少隐的三等大赤,这一次的十年之选,已经大大超出聂族众人的意料之外。

  就算青阳宗只选聂少隐一人,只要聂燕三和聂姗姗在以后的日子里勤加修行,也未必不能令得青阳宗法外开恩,再将其中一人接引上山。

  如此也即是说,这一次的十年之选,聂氏宗族已经得到了一个最好的结果。

  长辈们欣慰而笑,而与那三人相近的少男少女们,则围在三人周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聂少隐身边的人是最多的,这一次他铁定能上得青阳峰,只要与他的关系好一些,以后他手掌缝里漏下一点,都能算是莫大的好处。

  聂氏长辈忙着高兴,少年们忙着拉关系,早就忘了队尾还有一人,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来得及验明资质。

  其实也不用验了,那小子早成废人,叫他去验资质,只能是浪费时间。

  族人们都忘了,聂姗姗却没有忘,一边忙着支应余人,一边伸长脖子往聂沉那里看去,大声道:“聂沉还没验呢!”

  众人这才想起来这一出,纷纷扭头去看,只见聂沉像是个遗世独立的孤子,对周遭噪杂的环境不闻不问,难得他还有心情发呆,眼睛所看的方向,像是小山包上的大石球,又像是什么也没看,眼神飘忽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最后验资质的少年拿着赋石塞到他手里,又赶紧躲瘟神一般躲得远远的。

  聂沉回过神来,随手将扁平的赋石贴在自己额头上,集中精力调动精神,他也想看看,自己现在到底废成了什么模样。

  红色的赋石里,红光在内流转不休,动静自如,若有灵性。

  时间一点点流逝,却没有一丝光芒从赋石中溢出来。别人验灵时,不管是白光黄光橙光,多少都会有一些光芒展开,而轮到他时,上苍似乎对这个曾经的天才少年早已厌倦,无情地宣判着铁律,废了就是废了,不管你多么认真,都无法改变这个结果。

  人群中顿时爆发了一阵哄笑,在经过族中的大喜事之后,的确需要有个人出来调剂一下紧张的气氛,看到聂沉一脸认真地样子,还有他那额头上一无所动的赋石,就像是看社戏时一场紧张大战后出现的丑角,莫名地就能引人发笑。

  聂沉轻轻摇头,将赋石还给卫无双,转身默默往回走去。

  卫无双看向田中允:“这便是师兄的有教无类?徒惹人笑罢了。”

  田中允知道他的脾性,洒脱般笑笑,竟是毫不介怀,一拍手掌道:“诸事已毕,这便回山去也。”

  卫无双点点头,拿着赋石就要往腰间的宝囊里放。

  就在这时,那块赋石忽然暴出“啪”的轻响,在他手中轻轻裂成四半,内中的红光倏忽钻出封印,再悠悠散于冬日的寒风之中。

  青阳宗的三个人顿时都愣了,这是什么情况?

  “站住!”卫无双愣过之后,立时反应过来,指着踽踽而去的聂沉冷冷喝道,“小子好大胆,竟敢毁我赋石!”

  在场众人刷地转头,眼睛全都盯在聂沉的身上,听青阳上师话里的意思,难不成这个废物真练傻了脑子,连青阳上师的东西也敢动?

  聂沉缓缓转身,摇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卫无双剑眉一竖,就要发怒,田中允连忙一拉,道:“师弟且慢,此事有古怪。刚刚我们都看见了,聂沉由始至终并未有蓄力发力的举动,再说了,赋石也是灵物,凭他的能力,根本毁之不去!”

  卫无双回忆起方才聂沉验灵时的情形,知道他的确没办法在众目睽睽之下弄鬼,这才稍敛怒气,疑道:“可是这块裂掉的赋石怎么解释?”

  田中允一摊手掌:“为兄也不知道。兴许是太过老旧,或者今日应用过度?”

  青阳宗三人没再追究赋石的事情,压下满腹的疑惑,与族长聂盘峰商议起此次甄选弟子之后的后续事宜。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