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醉才知爱已凉 第3章 亲子鉴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情醉才知爱已凉小说简介

《情醉才知爱已凉》是作者柚梓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沉舟,林辞裕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妄辞,你先跟那个阿姨过去的好好?你玩了这么久肯定也累了是也不是,阿姨那里有非常好吃的。”佣人再次询问的看了林辞裕几眼,见她点点头才上前,温柔如水的牵过妄辞:“阿姨带你过去的吃东佣人询问的看了林辞裕一眼,见她点头才上前,温柔的牵过妄辞:“阿姨带你过去吃东西好不好?阿姨那里有可多好多好吃的,妄辞乖,咱们去那边,你想吃什么都有哦……”。...

情醉才知爱已凉小说-第3章 亲子鉴定全文阅读

“妄辞,你先跟那个阿姨过去好不好?你玩了这么久肯定也累了是不是,阿姨那里有好吃的。”

佣人询问的看了林辞裕一眼,见她点头才上前,温柔的牵过妄辞:“阿姨带你过去吃东西好不好?阿姨那里有可多好多好吃的,妄辞乖,咱们去那边,你想吃什么都有哦……”

妄辞甜甜地应着,沉舟看着她,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小孩子小孩子天真纯良,那点简单的心思,让总是经不住诱惑的,屁颠屁颠的跟着她过去,沉舟不由得莞尔。心底那点暗沉消失殆尽。

她唇边是恬静的弧度,和与自己截然不同的态度,林辞裕瞬间冷了脸。是浅浅的笑意,那样刺眼,让林辞裕想毁灭!

他林辞裕大步上前,面色不善的将DNA报告扔在她面前:“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沉舟眸光一顿,抿了抿唇:“亲叔叔的血液也会相似……”

“沉舟,你这是在跟我纠结亲子鉴定的可似性?辩医学知识吗?”

林辞裕语气凉薄,却带着一丝不明的庆幸。

沉舟沉默了,她差点忘了,是了,林辞裕当初可是医学院的天才,可是后来……

沉舟眼眸低垂,眼底划过一抹讥讽。

她深呼了口气,抬头时眼里一片清明沉舟坦然了,抬头仰视着他:“是又怎么样呢?林辞裕,你这么追根究底的有意思吗,难道你还打算娶我吗?”

林辞裕一愣,他似乎没有意识到这样尖锐的问题。

包括对沉舟,完全没有想到陈舟会突然问这个。

他之所以去和妄辞做DNA,是为了证明孩子是他的,想戳穿沉舟的谎言罢了,他从没想过那么多。

娶她……

曾经他那么的想娶她,甚至在医学院办了一场求婚惊喜,可是结果呢……

往事铺天盖面而来,林辞裕眼底的寒意更重:“沉舟,你别痴心妄想,就算是认,我也只会认妄辞,接她进林家。”

冷得仿佛凝结成实质,化作冰碴冰碴,刺得沉舟一颗心稀巴烂。

沉舟笑了,勾勒出一个绝佳的笑颜,可眼里没有一点儿笑意。

“认回林家?是等着回林家寄人篱下被任家的后妈欺负吗?”沉舟嗤笑。

林辞裕双拳骤紧双拳猛地握紧了:“我家让你受委屈了?”

是啊,林家对她多好啊,任家也是,明明就是同气连枝的两家人,任家供给她吃吃,给她穿,抚养至大。毫无没有任何保留的给她一切,寄予她所需,赋予她所求。

她沉舟不识好歹,只不过是是在最后也毫不犹豫的将她推出去顶死,怎么就不知分寸在此刻失了言。

尖锐的记忆涌进脑海往事在脑海里回荡着,那些被刻意放下的东西随之沉浮而上。

沉舟抚上自己的额角沉舟深呼了口气,忍住心里的疼,无奈的哀求着:“林辞裕,就当是我求你了行不行,你就放过我吧,我们离开你的这几年我过得挺好的,这次回来确实也只是一个意外而已。”

她不想再与之发生纠葛了,放过她吧。

什么叫过得很好。呵……

什么叫放过她。她过得很好。

林辞裕双眼满是冰霜,那些被自己埋藏心底的深情,在她眼里不过是此时的厌弃。

那他呢!

看着沉舟无奈无情的举动样子,在林辞裕面前成了不愿多言的薄情疏离,他忿忿不宁,双眼瞪得通红。双眼里满是血丝。

“我保证,我以后绝对不会来找你了,绝对不碍你眼,我现在就走。”

说完,沉舟疲惫不堪连忙想溜,起身的动作都有些麻木。然而还未走出一步,就却被拉住了,林辞裕的力道很大,像是恨不得就此就这样捏碎她。

“不准走!”

声音暗哑,几乎是嘶吼。

很急很怒,林辞裕感觉自己应该饱含怨怼和怒气怒火冲天,却,语气中却忘记隐藏那一点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慌张。

沉舟刚才转身得没有丝毫的犹豫,对自己她没有半分的留恋。,

林辞裕有一种直觉毫不怀疑,如果这次放她走了,那沉舟会永远的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就跟,五年前,一样。

人在激进的情绪里,往往口不择言,言不由衷。

“沉舟,你把我这儿当成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又把我当成什么,随便扔的垃圾吗?”

手腕被林辞裕狠攥着,白皙的颜色染上一圈乌紫。

生疼,伴随着听着他的怒吼声,沉舟腕间火辣辣的痛,那股令人发怵的寒意直扯着,沉舟脸色惨白,手臂钻进胸腔。

思绪回到五年前,心里涌起一股寒意沉舟不知想到什么,麻木的身躯猛地挣扎起来她的力道也更加重了些。

“你放开我!”沉舟拼命的的推着他:“放开!林辞裕!”

林辞裕死死的拉着她,猩红的眼睛瞪着她,脸上青筋暴起,一言不发。

沉舟慌了,恐惧占据大脑,只有那令人唏嘘的双瞳,宛如斥责着她的无情。

不是的,不是的!沉舟苍白的脸色一点意识也没有,一点点加深,除了恐惧,只剩满心焦躁!猛地直接低下头咬住了他的手。

“沉舟,你活腻了是不是!”林辞裕抓着她的后颈的衣领将人一把她提起来,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这个女人就那么的想离开他吗!

“妈妈!”

妄辞尖叫着跑过来,她的手上还拿着一块带给沉舟的桂花糕。

阿姨很亲切,吃的东西合她的心意。妄辞以为温柔的叔叔却死死揪着妈妈不放。那是她感觉好吃,准备拿回来递给沉舟吃的,看到沉舟哭,急忙冲过来。

“怪叔叔!你放开我妈妈!”妄辞尖叫出声,大力的推开林辞裕。

“我不要和你玩了,你是个坏人,我要让我爸爸过来打死你!”

桂花糕落在地上被踩得邋遢无比,林辞裕一只手还拽着沉舟,俩人鞋底沾满了碎屑。

爸爸……?

妄辞的爸爸是自己,被当做她父亲存在的男人又是谁……她的爸爸是他!

妄辞信任那个男人,说明他们的关系不浅。那是在有感情基础和依赖的情况下,才能在妈妈受到威胁的时候大呼出口。

那是不是代表着那个男人和沉舟也……

整整五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