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川 第六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阴阳传小说简介

《阴阳传》是作者项亿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只听仙随们都在自顾自自的众说风云,边购藏于祁樱体内的伊宁见来人,便获知大事情况不妙,虽然自己才是长白仙姬的亲孙儿,可这等往事除了自己和死掉的父母和崇山仙门夫妇之外便无人获知。当年自己掉入阴川,也少不了自己亲外婆的功劳……她天生的算是左手奇卦,可...

阴阳传小说-第六章全文阅读

只听仙随们都在自顾自的众说风云,一边购藏于祁樱体内的伊宁见来人,便得知大事不妙,虽说自己才是长白仙姬的亲孙儿,可这等往事除了自己和死去的父母以及崇山仙门夫妇之外便无人知晓。当初自己坠入阴川,也少不了自己亲外婆的功劳……她天生算得一手奇卦,可说是未卜先知。如今自己通灵在这丫头身上,她却莫名其妙出现在此,找这丫头的麻烦,莫非她算得自己从阴川里出来了通灵在这丫头身上?就这一会的功夫,难道,就要把自己再次当着众仙家的面推回去不成?这么想着伊宁不由冷汗直冒,自己还来不及脱身,就要被再次封回老巢,他怎么想就怎么不是滋味。于是伊宁先人一步,封住了自己的六脉法强,只能靠如此掩人耳目先混过去,再从这丫头身上脱身好了。虽然,这呆头呆脑的方法想来实在令人可笑,可眼下真的再无他法。“与我长白外孙儿交好,可不是凭借这半点真心就能了得事情。想必你入的去这阴川,依你的修为,也是绝对出不来的。你老实交代,伊宁小贼是否还在川内?”只见长白仙姬忽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吓得伊宁冷汗直冒。只见仙姬一手抬起了自己的脸,一边仔细的左右打量着自己。外婆这百年修得的好皮囊近距离一看,果然是细腻光滑,只是她浓密睫毛下那双狠狠盯着自己的凤眼,让伊宁看的汗毛直立罢了。“我什么都没看见……你要我说什么?”伊宁忙道,长白仙姬久居长白山,她抚过自己的地方,犹如自己置于冰川一般,让自己倒吸一口凉气,要如果伊宁是一个死人,他就根本不会觉得冷,只是现在他通灵在这个丫头的身上全身的感觉都被贯通也就自然而然地感觉到那所谓的百年寒冰,瞬间他是这么的想离开这丫头的身体,好不受她这样明里暗里的折磨。“仙姬前辈,我真没见到血祖前辈……”丫头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这等寒冰,伊宁也因为封印了法强,只好正面承认这明里暗里的试探。想不到,祖外婆这天下第一卦,竟然如此准,既然此卦这么准,她怎么就算不出自己才是她的亲外孙儿呢!“你难道,才这点道行?我这一碰,你就不行了?以后怎么坐得起王将家的四夫人?”仙姬收回手,淡淡道。她这一突如其来的试探,倒是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这丫头身上的确道行尚浅,而且法强也消失的接近零点,难道,她的的确确是自己来回出去这阴川的?可昨日卦象的确显示出了这丫头,不该有错,阴川天劫,是一个凶兆……但是这一切都如此维和,到底是哪里有问题呢……“啊,小女不才,不知长白仙姬,究竟是为了何事而来?不妨说出来让大伙知道也无妨……”祁掌门,似乎看出了仙姬的不对劲,此次出山,他只觉得仙姬占卜必定是有关于阴川的事,只是不料,这卦还是关于自己的女儿。刚刚那一碰,连他都能感觉到来自长白山的丝丝寒意。“验验我外孙儿的货,不知道,这在祁掌门眼里算不算个事?”仙姬妩媚一笑道。“你!”祁门应站在一边,更是起不打一处来,只怪,长白仙姬乃是百年名仙,说话必须注意分寸,祁应只是叫了一个字,也便没有再说下去,他不知道,这个自己见所未见的人,怎么就如此刁难自己的师妹?如果此人真如各大仙家所说自堕仙决之后就没再出现,那么,如今她突然出现,又是为了什么呢?“前辈饶命!我说的句句实话!不知道自己哪有冒犯的地方……只求前辈放了我……”开打现在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唯独只能来软的了,四十四年第一次走出那个鬼地方,见到奶奶就求饶,这是一个什么乱七八糟的鬼逻辑?也太逊了吧……伊宁不悦地想着。“伊宁,你该不会是附在这丫头身上了吧?阴川死不了你这贱命,如今又出来祸害我孙儿,你有够厉害的……”仙姬并不理会她的求饶,只是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她尚不明白卦象本意,只是此卦象定灾阴阳川,而这阴川除了伊宁那个怪物之外又能有什么天大的事情能让自己的天卦欲显凶兆呢?“樱儿不明白仙姬说的是什么,我进这阴川纯属偶然!我只是一心想求得发衣与行七上君结缘罢了……当真没见过堕魔血祖啊……”演戏对伊恒而言简直就是犹如吃饭喝茶一般的小事,并不是他想如此,只是他本来就生不由己,自从自己生来那一刻,他就注定是伊恒的替身,是他的影子,是他的盾,也是他的命。但即使如此,他也依旧愿意为这个人这么做,不因为别的什么,只因为,他知道这就是他来这世上的唯一的目的,也是自己苟活至今的唯一理由。“是这样么?可你这周围的斑斑煞气,可不和你说的那样……伊宁啊伊宁,你嫌崇山害得我徒儿还不够?既然崇山以灭,你又何苦在那川内苟活至今?如今又转身入了这毛丫头身上?难道连我唯一的孙儿,你们崇山也不放过?”仙姬又道,伊宁只觉得寒气入耳吓得一时说不出话来,的确自己法强可封,可这多年置身阴川的煞气无论如何都是挡不住的……如今外婆如此咄咄逼人,想必已经看出了什么?伊宁听她这么说,明明不和世人所说如此,可为什么,自己就非得如此承受这一切?自己已经为伊恒用了一条活命,可这从阴川出来的一条死命难道也要因为伊恒用了去?为什么自己无论生死,都逃不开这个所谓的挚友?!上辈子,他为伊恒所做的一切,他别无选择。可这一世,他还得有这份所谓的责任么?!“赶紧从这毛丫头身上出来……不然我让你和她,一同再入一次这阴川!”说罢,仙姬一手掐住祁樱的细颈,就往上抬,不给伊宁反应,他只觉得自己的咽喉被紧紧扼住,随之而来的是从这丫头身上传到自己身上的苦楚,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痛苦的滋味,只是就连感知痛苦,都要在别人身上才能体会,他倒也觉得自己可笑,可,自己是个死人无所谓,可这丫头,自己不能白白害死她啊!这么想着,他只能解开自己的法强,从这丫头身体里出来,再老老实实地滚回老窝了……伊宁痛苦地,欲掌心交和解开自己刚刚的法强封印。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