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川 第三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阴阳传小说简介

《阴阳传》是作者项亿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你这大魔头,我昨天就得与你同归于尽!”说罢祁樱运法,这一运法仅剩不多的法强居然一瞬间消耗掉怠尽。祁樱只会觉得双脚一沉怎么都站不出来。“疯了啊,瓜娃子!阴川散法你感觉将近?这下法强都消失了了,我貌似看一看你怎么回阳川!你一下木舟必死毫无疑问,更别劝服我分...

阴阳传小说-第三章全文阅读

“你这大魔头,我今天就要与你同归于尽!”说罢祁樱运法,这一运法仅剩不多的法强竟然瞬间消耗殆尽。祁樱只觉得双脚一沉怎么都站不起来。“疯了啊,瓜娃子!阴川散法你感觉不到?这下法强都消失了,我倒是看看你怎么回阳川!你一下木舟必死无疑,更别说动我分毫!”伊宁怒道,当今的名门仙家再怎么家训嫉恶如仇,也不至于教育孩子把自己的命都搭上啊!况且还在实力悬殊这么大的情况下……“别给我装好人了!我祁樱就是死了,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祁樱含泪骂道,她流眼泪并不是因为她害怕自己真死在这个鬼地方,她只是恨,结缘发衣就在眼前,自己却只能与行七上君的姻缘擦肩而过。情窦初开的少女莫过于她这样,自身安危置之度外也要和自己心仪的对象喜结连理。“哭有用,我他妈刚来这鬼地方,我就哭个饱了!留着力气,小丫头。”伊宁见状,走到船身后方,开始卖力地把木舟朝着黑瘴推去,他能感应到黑瘴最弱的地方,只要这黄毛丫头能运法,些许还能有机会出阴川。“你把我推到这来做什么?!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感谢你!我法强已经消失了,不能运法!我就是死我也要扒了你的衣服和你同归于尽!”祁樱试着运法,可却无论如何都用不上力,只能无奈对着推舟的伊宁骂道。“等你实在出不去,我再把发衣给你吧……做人,懂不懂什么叫感恩?!嗯?”伊宁嘟囔道。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越是这么说,就越是不想脱下这发衣,他不是不想救眼前的丫头,只是,这衣服,是自己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收到的生辰礼物,虽说是自己求挚友送的。可大战前夕,伊恒依旧是送给自己了。虽说这他妈还是一件寿衣……可这东西竟然护住了自己这么多年的命!如今真要脱下来,多少会有点不舍吧……“你……”祁樱已经没力气大呼小叫,她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越来越沉,再看看身后推着木舟的伊宁,这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大魔头,竟然意外的好说话,好相处……她自己倒是觉得自己中邪了一般,怎么会被这大魔头的三言两语给欺骗了呢?可眼下自己的现状,根本无法运法破开黑瘴,可不破开黑瘴,自己只能等死……祁樱歇了一会,打算再度用功,可却依旧毫无反应,法强依旧没有回来,使不上力。望着木舟上的黄毛丫头,伊宁感觉大事不妙,再这么耗下去,他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丫头被阴川吞噬殆尽。这些年心心念念终于等来一个人,却就要这么眼睁睁看着她死去,看过太多的生死离别,应该对这些,无动于衷,却因为知道这个丫头和伊恒这个人有关系,还是下决心要救下这个丫头,也罢即使自己能走出去,估计也没人会想要看到自己吧。不是因为伊恒的那句等,自己又怎么会傻乎乎地在这两极的终点等这么久呢……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罢了罢了。伊宁一边安慰自己一边解开穿在自己身上四十多年之久的发衣。他挽着发衣,跳上木舟,走到祁樱身边,为这个黄毛丫头轻轻披上,他知道,虽然发衣不能恢复这丫头的法强,但起码能互住她的魂。保她不死。只是这样一来,这丫头就要成为下一个自己了,法强尽失出不去,因为发衣的缘故又死不了。也许她来,就是为了取代自己而已,也罢,反正伊恒让自己也傻等了这么久,这次,他也要做一次自己的选择了……为一个人活着真是一件累人的事情……自己怎么也做鬼这么多年了,也该有点主见了……“你……”祁樱望着身后的伊宁,说不出话来,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大魔头,竟然真的脱下了身上的发衣,给了自己。可顿时她竟然愧疚起来,即使眼前的人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可她知道这样的一个人,在不久以后就会为自己失去活下去的权利,她的心怎么也过不去,又是自己的嫉恶如仇,刚正不阿在作祟,可她并不想任何一个人为自己而死去。“别慌,这发衣定能护你周全,你慢慢试着运法。你来这里可有下人随你一起?若是有,求几个门派在黑瘴外再念一遍阴阳咒你就也能出去了。”伊宁分析的头头是道,望着眼前的黄毛丫头。“还有,前辈和你说一句啊,年轻人要知恩图报,凡事不要太冲动,别以为,你天天都能撞上像我这样的好人……”“你烦不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找回上君的衣服,和他能名正言顺的联姻而已……谁知道,我有来无回,还遇见了你这个大魔头!?”祁樱道。“我不想欠你什么!虽说你罪该万死,但毕竟与我无冤无仇……我也并不想真心取你性命。可如今我法强尽失,怎么也不能施法……”祁樱越说越小声,最后直接就没有了声音。“得了得了,你别给我哭哭啼啼,我最受不了女孩子哭了。在我飞灰湮灭之前,你回答我几个问题,当报答我吧,我就是死,我也想死个明白……”伊宁说罢蹲了下来,双手环着腿,一副坐地谈天的模样,一点也不像一个赴死之人应有的态度。“你想问什么,我知道我会告诉你。可你搞清楚,这并不代表我原谅你与你为伍。我只是如你所说让你死个明白而已……”祁樱强调道。发衣着身,的确让她恢复了正常,身子也没有像刚刚那样昏昏沉沉。“我死了多久?”伊宁想了想,问道。其实他是有数日子的,只不过,数了两年后,他就没再数过了,他怕每天都算着时间,带给自己的除了失望,还是失望……也便没再数过。“从你死那年来算,今时今日,已有四十四载之久了……”祁樱回复道。“你困在这里这么久,都在干嘛啊?岂不是无聊死了?”想到这人即使苟活这么久,阴川杳无人烟的,到底是什么指引他走到现在呢……难以置信。“真是个不吉利的数字……一眨眼竟然我都死了这么多个年头了……”伊宁呢喃道,他竟然像呆瓜一般等了伊恒四十四载!“那,你的行七上君活的可好?”由浅入深,伊宁继续问道。此时他只感觉自己身体,仍旧没任何不适的变化,这倒是奇怪,按理说,脱了发衣他也该散魂才是,可自己仍旧活的好好的。“废话,我夫君乃仙界日理万机的大人物,又是堕仙决的大英雄,赢得身前身后名。怎么能活的不风光?”说到行七上君,祁樱总有一大堆说不完的形容词,就怕形容的不够,别人不知道行七上君的好。“哦,挚友原来过得这般好,那就够了,我也算不欠他任何了……”伊宁浅笑道,不免有些失落,也是,阴川又怎是凭他一己之力,说来就能打开的?说不定挚友私下里,真有研究过怎么来接自己出去……可这是哪门子的借口?哪门子的自我安慰?伊宁啊伊宁你这个炮灰就是死了,也不忘记崇山伊氏的恩情……如今你就是一个死人,还惦念着别人做什么?!改还的,你伊宁一样不少都还了啊!“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挚友挚友的叫我夫君……别给他抹黑,在阴间也不行!”祁樱道,不由让伊宁气不打一处来。“罢了,问你最后一件事情。谁派你来拿衣服的?”伊宁望着眼前的丫头,这才是他最关心的事情,既然要死,他也要死个明白……“这还用说,肯定是,行七君咯!”见伊宁似乎很在意这件事情,祁樱倒是开了一个恶意的玩笑。“当真?”最不想听到的结果,最坏的答案,四十四年的等待似乎都在这一瞬间付诸东流一般。既然当初给我,现如今,滴血结缘又让一个毛丫头来取回去,算个什么意思!伊宁只是淡淡一笑,不再问什么。“你和行七上君,真是朋友?”见伊宁不说话,祁樱问道。打破了这份并没有维持太久的安静。“怎么,我难道还骗你不成?”伊宁回应道。“我……我就是……咳咳咳……”祁樱话音未落,只见她口中顿时喷涌出一口黑血。祁樱见状,暗道不好,她立即点住自己的穴位,即使发衣在身,竟然依旧无法护她周全!反而加重了她的反噬!“丫头!怎么回事?”见状,伊宁立马扶起一边的祁樱。“别……别碰我……否则……我让我爹爹……”祁樱防备道,随即又是一股黑血涌出嘴角。昏死了过去。伊宁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竟然发衣已经脱了下来,自己不仅没事,可穿上发衣的黄毛丫头却不见得好好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此刻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考虑,此时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他必须救下这丫头!不然她很快就会殆尽死去!“丫头!用通灵!把我通过灵媒召唤出来!让我进入你的身体!你是道师一族的,通灵之时可不用法强!我进入你身体,我身上的法强就能发动为你所用!别说破除这黑瘴,即使就在这阴川,也能保你不死!快醒醒,丫头!不能睡!”伊宁猛的摇晃着怀里的黄毛丫头道。这是目前为她续命的唯一方法“不……我堂堂祁门三道长女,怎么能通灵一个无恶不作的恶灵作为我的灵媒,进入我的身体……你心术不正,根本无法为我所用……”祁樱微弱道。“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我心术不正不能为你所用?难道你就要这么耗死在这阴川里?你连你夫君都不要了?!”伊宁无奈只好拿行七上君来循循善诱这丫头了。他不能让这丫头死,就算这是他为伊恒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也好!“我……”听到行七上君,果然祁樱,还是有所触动,她做的一切都只为了能和这个自己仰慕的人一起,如今就这么被阴川反噬而死,再说自己还是一个交界人,传出去,祁门三道的脸该怎么放?!“是生是死,全在你手里了!丫头!”伊宁急忙道,他没告诉她,她这一发动通灵,传了自己当灵媒,由于自己道行高深,自己的意志会完全压制她的意志,当她意志不坚定的时候,体内也就完全会被自己占据……但,面对此时此刻阴川的反噬,死亡与重生,他也只能给丫头这两个选项。“也罢,到这般田地,我唤你来便是……”说罢,祁樱咬破食指,在伊宁面前画了一个十字,再将食指朝伊宁眉心点去。“以血为源,愿之以灵。伊宁!”祁樱默念道。说罢,她把食指的鲜血吮吸到嘴里。瞬间光影四起,原本两个人的木舟,刹那只剩下,祁樱一个人趴在木舟上。道师通灵,在灵体面前,只需要破指血之,灵体如若愿意,就能为之所用,不过道师一般不轻易通灵,因为,通灵折寿。可在必要的战斗环境下,道师一般都会有一到两个灵体为之所用,灵体的作用就是损耗自身为道士续命,从而赎回上世的恶债能早去轮回。故而道师对灵体的选择颇为慎重,在用灵之时要当心灵体本性凶恶,无法为之所控,所以他们一般不会无故召唤来历不明的孤魂野鬼。除非出现特殊状况就另外计算……伊宁这等灵体,早已经达到了恶灵的最高级别,可奇怪的是,他仍旧在道师的召唤范围之内,虽然他血染无数,但他本身生前仍旧是仙门世家子弟,为防止堕魔,仙家子弟从小就断了魔根,如若堕魔,必死升天,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下地狱,可伊宁例外,身为仙门世家的他,从小就没有修这等仙法,所以堕魔那一刻他没有即死升天,然而因仙基所在,他也无法入地狱。只得徘徊人间,变成恶灵。可他本无杀意,本性温软,自然就能为祁樱所用。伊宁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的身子沉的厉害。自打坠入阴川,他就再也没有感受过来自身体的不适了。突如其来的沉重感,反而让他觉得很不实在。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头,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果然和他预期的一样,自己的修为太高,以至于自己成为灵媒进入黄毛丫头体内,就直接控制住了这丫头的神志,也罢,丫头片子吵吵闹闹的,她要是清醒着的,估计又不知道要闹腾到什么时候才能从这里出去。伊宁观察着眼前的黑瘴,发现它的稀薄之处后,他立刻跳下木舟,步履川水一步一步稳稳地走向黑瘴最薄的地方。只是这次水上行走,他能明显感受到阴川水流竟然也在大额扩散自己的法强,只是,伊宁道行尚高,这点额度的扩散,对他来说并不碍事。他轻抚黑瘴,开始咬破手指施法,因为他自身的法强巨大的缘故,他能明显感受到黑瘴正在快速的递减,除了自身的法强,他知道自己能走出这阴川靠的也是这个小丫头交界人的特殊体质。没有伊恒,靠的全是他自己凑巧撞上这为了自己喜欢的人什么都愿意去做的傻丫头。借她的身体才走出了这个困了自己四十四载的地方……即使自己出去之后,又能去哪里?仙门自己是回不去了,也罢,找座大山躲进里面去也好,起码山里还有动物草木,偶尔还能经过一两个人,去哪里都比在这阴川里强,自己反正也是一个死过的人了,改还的东西,也还清楚了,如今自己谁的都不欠了,要说还有亏欠,那就是欠自己的了。伊宁这么想着,突然阴川另一头竟猛然伸出一只纤弱修长骨节分明的手,一把抓住了自己的手,就往黑瘴外面拽。伊宁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一黑,穿越黑瘴的瞬间,他再次听到了,无数亡灵的嘶吼声,犹如当年自己被推入阴川那一刻一样,耳边是无数的亡灵嘶吼声,他被无数的手往阴川里拖拽。这一刻,他仿佛也能看到无数的魔爪企图把他拦下来。只是这只拽住自己的手把自己握的太紧了,无论亡灵如何拉扯,他都没有再后退阴川的机会。“呐,再见了,阴川……再见了我的小木舟……爷很快就能自由了。”伊宁小声道,估计这丫头的援手到了,幸好这丫头带了人来,不然凭自己一己之力,也没有这么快能打穿黑瘴。伊宁想着自己等会出去找个机会叫醒丫头,就能溜之大吉了,不由暗暗自喜。他等这一刻,太久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