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川 第二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阴阳传小说简介

《阴阳传》是作者项亿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阴川另一头,此时伊宁只会觉得黑瘴前方迎面而来扑回来一个人影。困在这里三十多年,都也没见过和自己长得一摸像的东西,他说不出内心是惊是喜。而已还未见状,那人就趁势扑到在自己的怀里,溅的水花四起。祁樱只会觉得自己就都快沉到水里,突然之间自己就不知不觉地...

阴阳传小说-第二章全文阅读

阴川另一头,此时伊宁只觉得黑瘴前方迎面扑过来一个人影。困在这里四十多年,都没有见过和自己长得一摸一样的东西,他说不出内心是惊是喜。只是还未上前,那人就顺势扑倒在自己的怀里,溅的水花四起。祁樱只觉得自己就快要沉到水里,突然之间自己就不知不觉地穿透了黑瘴,吓得她不轻,虽然来这里找回行七上君的结缘发衣,是自己早有准备的,可是贸然就这么一头栽了进来,这倒是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祁樱刚刚沾水就知道不好,此水沉着异常,如若真的掉进去,恐怕就没有机会起来了,所以她一把死死抱住眼前这个能横出川面的东西,好不让自己沉下去。“啊!!!!女鬼啊!”被一头栽进来的祁樱死死抱住,吓得伊宁一声大叫,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居然冒出来了一个黄毛丫头,这可把伊宁吓得不轻。“啊!!!!!”听到伊宁一声尖叫,祁樱吓的一把松开了手,却不小心被川水狠狠地向下拖拽,开始不自然地下沉起来。不管自己如何挣扎都毫无用处。伊宁见状,一手托住了祁樱的胳膊,随后就是用力一扯,把她猛的从水里拉了出来,而自己站在的川面倒是纹丝不动。他一把抱起祁樱,朝木舟走去,他不知道这个热乎乎的丫头为什么会进来这里,但他深知,这丫头要是在三个时辰内出不去,就会顺着川水被推向地狱。川水作用在她身上犹如铅水一般沉重,要是自己不管她,也许她下一秒就会被阴川水活活溺死。“放开我!你……你到底是人是鬼?!”无故就这么被眼前的男人救下,还被他光明正大地抱在怀里,身为祁门三道的大小姐,她倒是十分介意,自己的行七都没这样抱过自己,自己倒是被一个陌生男人给抱上了。“阴川里的人,当然是鬼了。不过,估计等等,又会多一只……”伊宁半开玩笑似的道。“你……你究竟是谁?!”祁樱扭来扭去,试图从伊宁怀里挣脱出来。“你要再动,我就松手了,到时候,可别怪我见死不救,我已经没有力气再把你从水里拉上来了。”伊宁盯着怀里的黄毛丫头,越想越是奇怪,这么个大活人,再看她的穿着,怎么看,也是出自名门仙族,一副大有来头的样子,难道她也和自己一样,是上仙们送进来的?“啊呸!谁稀罕你救我!”祁樱不悦地撇撇嘴。直到祁樱被伊宁稳稳地抱到木舟上,她才赶紧和这个男人分了开来。刚刚一团黑雾,倒是让她没怎么看清伊宁的脸,如今离远了黑雾,才看清了眼前这个一身黑衣的白发男子,一副纤弱娇媚的样子,黑色的眸子,高挺的鼻梁,还有一张带着坏笑的嘴,不知道为什么,只要靠近这男人,祁樱就能敏感地嗅到一股浓浓的煞气味,眼前的男人犹如一个死去多年的走尸一般,可看上去,她的身体却不带僵硬,只是身上的皮肤倒是发白到不行,和普通人的白不同的是,这人身上明显是一副死白。“你,到底是什么人?”祁樱质问道。按理说阴川里面没有活人,而死鬼什么的,也是无法在这里游荡的才对,可眼前这个人,却若无其事地在这里走来走去,可见这个人应该非同一般。难道他也是和自己一样,是个交界人,从黑瘴外走进来的?可从他刚刚把自己抱到木舟来看,这人估计对这里肯定十分了解才是……可当今仙门,从未听过还有哪个门派仙帮也有这样的体质……难道是自己不知道还有这么个人罢了?可是他生的这个模样……怎么看也不像仙门中人……祁樱开始沉思起来。“你这丫头怎么一进来就大呼小叫?怎么也该对你的救命恩人说声谢谢才是……”伊宁依旧站在川面,和这个黄毛丫头对视着。比起好奇她的身世由来,他对这丫头是怎么进来的,更感兴趣。只是来人不是伊恒,他终究有点失望罢了。“话不多说,你这人油嘴滑舌,看样子,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人!我进来这里是要办大事的,顺道问你一句,你有没有看见这里哪里飘着有件黑色的衣服?”祁樱没心思和这个男人计较什么,因为她能感应到自己自从进入这里之后,全身的道法似乎都在随着时间慢慢流散,自己无论怎么都使不上力,再这么耗下去只怕找不到发衣,自己就要被阴川水吞噬魂体推向地狱了。这么想来,还是快快办正事才是。说罢,她开始试着用手滑动川水试着推送木舟。仔细观察这所谓的阴川,并没有古书上说的尸横遍野,污水横流,臭气熏天,只是这里无论哪里都是灰茫茫的一片罢了。不生草木,前方是连接阳川的黑瘴,后面则是水雾交叠的白茫茫一片。“你进来阴川,就为了找件衣服?我觉得你衣服已经挺好看了,这里哪有什么衣服?我在这里这么久了,还从来没见过这里有什么黑色的……衣……”伊宁话还没有说完,就打住了,黑色的衣服,莫非就是自己身上穿了四十多年的发衣?但从坐在木舟上的黄毛丫头刚刚的言行来看,这家伙竟然是自己进来这阴川的?莫非这就是仙传里记载的交界人?看来不用等着伊恒遥遥无期的承诺,他自己就能靠眼前这黄毛丫头踏出阴川了。这么想着,伊宁不由勾了勾嘴角,挤出一丝笑意。“你……身上的这件衣服……不正好就是黑……”祁樱突然反应过来,话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两人似乎都踩到了同一个点上,祁樱不敢说下去,她头皮发麻,看着眼前的男人,这男人,身上的黑衣莫非就是行七的发衣,而这男人莫非就是,传言中杀人如麻的堕仙血祖伊宁?!堕仙决里描述如实,他当年的确是穿着行七上君的发衣被秦行七一剑冠心推入阴川的。而今因为发衣的缘故,他并没有被川水推向地狱,反倒被困在黑瘴另一头困了足足四十四年?!这么想着,祁樱竟然吓得说不出一句话。发衣还在这个魔头身上,而自己又莫名其妙地误入阴川,无论如何,这个空间都在大额削弱自己的法强,而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是这个大魔头的对手!“你,是在找这衣服吧?”伊宁扬了扬衣袖,缓缓开口,打破了此时此刻的寂静无声,虽说他并不知道若干年以后自己见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为了自己的衣服而来。但无论如何,自己起码是看到了一丝从这鬼地方出去的希望。即便自己出不去,他也希望自己可以被痛痛快快的了决。这么漫无目的的等待,不知道自己究竟生死何方,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痛苦?原来脱了伊恒的发衣,自己就能解脱安心地死去了。也难得,在这里这么久,他竟然从来没想过把衣服脱下来,自己跳进阴川里洗个澡……也许,他要真这么做了,自己就不用在这里白折腾这么久了。可,他就是没这么做,靠着这衣服,在这里来来回回徘徊了这么些年头!“你这魔头!想不到,原来是偷了行七上君的发衣才苟且偷生到现在!”鱼死网破,怎么也得拼拼了,祁樱怒道。“你说我大魔头,我忍了就是。可这衣服,是挚友送我的!怎么能是偷?!别听说我名声坏,就什么屎盆子都往我身上扣啊……”伊宁解释道,无奈自己生前罪恶滔天,即使死了,也是遗臭万年。但如今的他却少了自己十多岁的那会当小孩的斤斤计较,倒是变的大哥哥模样起来。有耐心的和眼前的黄毛丫头磨起来。“好大的胆子!就你这遗臭万年的魔头也有脸说这是行七上君赠予你的!我就觉得奇了怪!当年堕仙决的时候你敢一人只身赶赴阴川!原来是偷穿了行七上君的发衣,知道自己就算寡不敌众入坠阴川也死不了!你好歹毒!你敢屠人满门,自己倒是怕死躲在这里当起缩头乌龟来!”祁樱怒道,名门正派教育出来的人,果然就是濒临强敌,实力不行口头也不能败下阵来。尤其祁樱从小受祁父教育,从小就是一副嫉恶如仇,刚正不阿的姿态,管他来人怎么强悍,她还是要这么硬碰硬。“谁和你说的?!我当年就是一心求死才一人只身赶赴那所谓的堕仙决的,来阴川刚好,省的我在哪里被那些所谓的名门仙家逮着了弄死了,被小鬼们拖着来这阴川,我被推入这阴川一心求死,天知道,我穿了这发衣就是怎么都死不了?”伊宁摸着良心娓娓道来,这的确是当年自己的心情,至今不忘,只是自己这么说,管他是谁都不会相信,那个曾经威名四方的坠魔血祖会如此的想一心求死吧。这么想着,伊宁自己都觉得自己好笑起来。“你若是一心求死我也成全你,只要你脱了这发衣,你就能如你所愿,跟着川水下地狱了。怎么,你敢不敢?”祁樱将计就计,来了一个激将法,虽然这听上去,幼稚的不行,但这魔头,竟然一心求死,她大可告诉他,怎么个死法痛快。自己也刚好,收回行七上君的发衣,回去结了这门亲事。“没问题,是挚友让你来收这衣服的吧?别看你一个黄毛丫头,看来以后也能是一个了不起的交界人。”伊宁听眼前的黄毛丫头这么说,虽然一听就是道,是所谓的激将法,但,想想也是,自己即使有命出去,估计转眼还是得乖乖回来,还不如就脱了这发衣,走的痛快。只是他要死,这次他也想死个明白,这丫头,难道就是挚友在那一别后派来收衣服的人?“住口,你这大魔头!我也是你想夸就能夸的?!赶紧脱了行七上君的发衣,乖乖下地狱了,你这磨磨蹭蹭,问东问西的,难不成,你这次,又怕死了?”祁樱并不理会伊宁的话,冷嘲热讽道。“你这瓜娃子……老子刚刚是准备死来着,你怎么嘴这么毒……至少我临死之前,在我有机会的情况下,你也给我当个明白鬼吧。”听眼前这黄毛丫头这么说,伊宁不悦道。果然正邪不两立,自己死了,还要被人扣屎盆子不说,就连自己想死,还得被人催着去死……“我看你就是想在这里苟活吧?回不去阳间,又怕下到阴曹地府。”祁樱咄咄逼人道。“我怎么说都是你的前辈!能不能对我尊重点!小丫头,你信不信,我带你一起下地狱去?”伊宁说罢,伸手重重地撑在木舟上,把原本平静的木舟,弄的摇摇晃晃起来。舟上祁樱也跟着打了一个踉跄。“也罢!我夫君杀不死的人,我来杀!我才不是贪生怕死之徒!为世人除恶,也本是我祁门三道的家训!”祁樱怒道。做出一副不畏生死的模样。“我死的时候,你们道族不怎么出名吧?我都没听说过祁门三道这个仙族。挚友怎么会联姻一个无名小族?”伊宁听眼前这个黄毛丫头这么说,想来这丫头跟伊恒肯定也有不少联系才对。难道,伊恒所谓的等待,就是为了让这黄毛丫头取回自己的发衣?可眼前的黄毛丫头,怎么看,也觉得道行不够啊,如果真要派人再诛自己,派这么一个黄毛丫头来,也太看不起自己了吧?纵使自己身在阴川,可也不是吃素的啊……再说如今的自己也并非当年的伊宁,又怎么会乖乖赴死?“大胆魔头!我祁门三道岂是你这人人得而诛之的罪人能提及污蔑的!我今天拿不回上君的发衣,我也要和你同归于尽!我……”祁樱话音未落,竟无力坐倒在木舟上。这里煞气甚重,阴地散法噬魂的厉害,祁樱的道行尚浅,在这里耗不了多久,此时她已经能隐隐感到自己的魂魄正在一点一点地被抽走,而自己还要继续和眼前的大魔头死耗。这也不是办法,难道自己与行七上君,真的此生无缘?“别说同归于尽,我感觉,我没变成鬼,你倒是先我一步走了……”伊宁知道,黄毛丫头不宜久留在此,虽说她是交界人,可毕竟道行尚浅,无法久置阴川,否则必然会有生命危险。看来必须送她出去才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