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暗夜里来 第三章 突如其来的靠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他从暗夜里来小说简介

《他从暗夜里来》是作者国民女污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免费提供更多他从暗夜里来第三章 突如其来的靠近了的全文深度阅读,温玉低下头看了几眼,男人风衣的袖口扣得一丝不苟,纤细的手指,骨节明明就,指甲适当修剪得十分整齐有序。...灯光在她的脸上打出一方小小的阴影,浓密的睫毛遮住了神情,温玉没有和他握手,只是开口说道。。...

他从暗夜里来小说-第三章 突如其来的靠近全文阅读

  温玉低头看了一眼,男人风衣的袖口扣得一丝不苟,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指甲修剪得十分整齐。

  灯光在她的脸上打出一方小小的阴影,浓密的睫毛遮住了神情,温玉没有和他握手,只是开口说道。

  “有所耳闻——只接命案的犯罪顾问。”

  “所以你找我有什么事。”

  手就空在那里,秦晋荀也不在意,慢条斯理地收回手,“一年前的蒋韶峰案,你是法医。”

  温玉没有否认,只是反问道,“蒋韶峰是你什么人?”

  “朋友的朋友,我要还那个人一个人情。”

  温玉又诧异地瞥他一眼,很难想象这位以高智商和古怪的癖好闻名遐迩的顾问还知道“人情”这种东西。

  只是一眼,温玉就收回目光转身走去。

  “上来吧。”

  女人的声音很冷淡,但并不妨碍秦晋旬难得萌生的好奇。

  “你连手都不跟我接触,深更半夜敢让我跟你回家?”

  她停下来,目光意有所指的定格在他的袖口。

  “一般人哪怕是带了手帕,也会揣在兜里或者胸口袋,而不会像秦先生这样别扭地收进袖子里,除非你常常用到——就连握个手都要勉强自己的男人,我最起码可以相信你不是强奸犯之流,其他的方面,我也不需要担心,何况秦先生,有求于我。”

  说完,温玉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男人的身影在路灯下显得越加高挑。

  “不过来么?”

  她的侧脸在昏黄的路灯下泛着柔和的光,秦晋荀深色莫名地看着她,最终提步跟了上去。

  她的家跟她的人一样,十分干净,干净得几乎一点烟火气息也无。房间开着窗,冬日凛冽的空气透了进来,让屋子里的一切都显示出几分凉意,秦晋荀却对这种温度很满意。

  “随便坐。”

  温玉转身进了卧室,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个封着白条的文件袋。

  秦晋荀却首先注意到,她身上换了套合身的家居服,很单薄,将她的胸和腰线衬了出来,勾勒出仟浓有致的曲线,穿堂风扫进来,几缕长发垂了下来,弧度正好,被她随手一捋挽在耳后。

  “这就是蒋韶峰案的资料,当时我抄了一份记录,总觉得以后会派上用场,现在你拿走吧。”

  秦晋荀接过,手碰到了她的指尖,凉的像是冰块。

  他手指一颤,不动声色地收回手,食指隐藏在文件的背面,指甲沿着纸张的边缘来回摩擦了几下,慢条斯理地撕开了封条。

  “每一个经手的案件你自己都会留档?”

  温玉给自己倒了杯水,又翻出一只一次性纸杯给秦晋旬也倒了一杯。

  “每一个?怎么可能,那么多刑事案件留档放在家里做什么,实时翻阅么,我并不是很想就连做梦也是血肉模糊的碎尸或者血浆。”

  温玉带着自嘲的口吻接着说道,“只不过这是我最后一个案子,我没有办完就辞了职,案件移交到另一位法医手上,后来听到结果......我觉得他罪不至无期。”

  秦晋荀翻看着手里的档案,誊写资料的字体很漂亮,黑色的钢笔墨迹落在白纸上,配合着影印的图片,如实地记录着案发时的惨状,

  “年纪轻轻,手段残忍的奸杀了两名花季少女,这样恶贯满盈的人,你说他罪不至死?”

  “你不必试探我,你若是这样想的,还来找我干什么?我不会拿事实开玩笑,我的记录也必定都是正确的。”

  秦晋荀不置可否,将文件装回袋子里,站起了身整理了一下衣服。

  “你的调查和后来接手这个案件的法医的调查结果有出入,我的取证会有一定难度,还请温小姐这几日协助我。”

  温玉突然弯起唇角轻笑出声,笑意未达眼底。

  “秦教授,多管闲事不是我的风格,这已经是我同情心的极限了。”

  秦晋荀皱起了眉头。

  “时间不早了,我送送你。”

  温玉的话不留余地,也只送到了门口。

  她一只手环住胳膊,随着她的动作露出了清晰的锁骨线头,隐隐还有底下一截细腻的肌肤,那抹白色在秦晋荀眼底一闪,

  秦晋荀一只脚已经迈出了门口,突然偏了偏头,温玉一个闪神,被大力灌到了一旁,门咔吧一声重新合上。

  灯关了。

  黑暗里,温玉感觉到了对方的呼吸喷洒在脸上,他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廓,又划到纤细的脖颈,路径清晰分明,却又好像远远地纤尘不染。

  门棂上的凸起膈得她的后背有些疼,温玉皱了皱眉头。

  窗帘没拉,繁华的城市万家灯火,星星点点地透过玻璃窗折射进黑暗的室内,有些光怪陆离,室内一片寂静,呼吸声显得格外清晰。

  眼睛适应了黑暗,温玉隐隐能看见面前男人极富棱角的轮廓,还有哪怕在黑暗中也闪着光的眸子,一如寒星,深不可测。

  她不害怕,男人的气息没有丝毫的紊乱,不带一点情欲的气息,除了必要的控制,他的身体没有一寸贴上她的。

  她安静的等待着,男人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的声音缓缓响起,“我介入过很多奸杀案,你永远也不知道什么人会对你下手,哪怕是一个高智商洁癖的正义角色,也有可能突然被触及了某个犯罪点,变成一个强奸犯。”

  “多谢秦教授,我受教了。”

  灯亮了,怪异暧昧的气氛瞬间消弭。

  虽然嘴上说着道谢的话,可是她眼底分明闪着冷意,那是一种被冒犯的不满,比这夜风更凉。

  *

  温玉的工作忙碌,却也是个有休息日的人,正巧梁萤打来了电话约她坐坐,温玉便答应了。

  她在诸城呆了五六年,若非要说有什么朋友的话,梁萤算是一个。

  活泼,阳光的姑娘,跟她在一起温玉最起码觉得自己有那么片刻是可以轻松地笑的。

  在踏进咖啡厅之前,温玉都是这么想的。

  直到看到了梁萤身边坐着的那个都市精英男,温玉的眉心隐隐一颤。

  梁萤也看见了温玉,兴奋地挥了挥手,“温玉,这里。”

  就是别这么热衷给她牵线搭桥就更好了——温玉顿了一下,还是走过去,坐在梁萤的对面。

  梁萤指了指身边的男士,冲温玉眨了眨眼,“这位是我的朋友,钱伟,做风投的,在金融大厦工作。”

  说完,又指了指温玉,“钱伟,这位是......”

  “温小姐是吧,您好,幸会。”

  钱伟主动接过了话锋。

  他第一眼见到温玉就觉得眼前一亮,她很漂亮,却漂亮的和别人不一样,可能是眼神,也可能是气质,总之令人移不开眼。

  咖啡端了上来,钱伟试探着开口。

  “听小萤说,温小姐是从事美容工作的?”

  温玉看了一眼梁萤,后者心虚地笑了笑,欲盖弥彰地将脸缩在咖啡杯后面。

  钱伟一边打量着温玉的面容,更加满意的自矜地开口。

  “工作需要,我偶尔也会受邀参加电视采访去讲一些财经方面的知识,如果有机会不知道温小姐愿不愿意替我化妆呢。”

  温玉温和地回答,“可以啊。”

  钱伟觉得受到了鼓励,直起身子,更加热切地看着她。

  “不知温小姐的单位叫什么名字啊。”

  “诸城市殡仪馆。”

  她的声音不大却很有穿透力,咖啡厅里的音乐正好放到了结尾,周围两桌的人都不约而同地看了过来。

  也包括刚进门的秦晋荀。

  沈路安跟在他身边正在喋喋不休。

  “诸城的公寓我给你找好了,里面的床单被罩毛巾窗帘都是新的,高温杀菌,今天你就可以搬进去了,酒店的人肯定从来没见过入住自带枕头和被子的客人......”

  温玉也看见了秦晋荀,然后像是没有看见一样,转过了头。

  五秒钟之后,男人站在了她的桌边。

  “温小姐,又见面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