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老公宠不停 第6章 你能娶我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隐婚老公宠不停小说简介

《隐婚老公宠不停》是作者甜四娘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夏浅溪,薄夜白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毕竟,四片唇贴在一起的时间只但是是一秒钟。一个吻结束了,薄夜白还有些细细回味般舔了舔嘴唇,“你短暂休息短暂休息,我也该走了。”强悍的压力随着男人的离开而渐渐地消失了,一直到薄夜白的身影一吻结束,薄夜白还有些回味般舔了舔嘴唇,“你休息休息,我也该走了。”。...

隐婚老公宠不停小说-第6章 你能娶我吗?全文阅读

当然,四片唇贴在一起的时间只不过是一秒。

一吻结束,薄夜白还有些回味般舔了舔嘴唇,“你休息休息,我也该走了。”

强大的压力随着男人的离去而渐渐消失,直到薄夜白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口很久很久,大脑一片空白的夏浅溪理智才慢慢回归。

她抬起手在唇边轻轻摩挲着,上面似乎还残留着男人的专属味道。

她跟沈以琛在一起五年,除了牵手拥抱之外再无其他;但是跟薄夜白认识二十四小时不到,又是亲吻又是去领证。

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

她独挡一面了五年,自认为自己已经很强大了。

但是在面对薄夜白,她所谓的强势都消失,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这个男人是高高在上的裁决者,所有的决策权都掌握在他的手上面。

男人骨子里面的强势与骄傲,让夏浅溪发现自己似乎处于一个弱者的地位。

这还没领证就亲吻,结婚了难道还要上.床?

夏浅溪突然间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感觉自己好像是掉入了一只大灰狼的圈套里面。

然而哪里不对却又想不出来,她只要摇了摇脑袋,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给抛开。

饭饱神虚,很快夏浅溪就困了,加上药物的缘故,夏浅溪睡得很沉,素来不太喜欢做梦的她竟然梦到了沈以琛。

当然这个梦不太美好,因为是沈以琛跟唐诗柔结婚。

即便是在梦里面,夏浅溪还是难过的哭了。

五年啊,整整五年,所有青春都喂了狗。

沈氏集团由最初的一个小作坊,实体店,上市公司,到现在服装行业的龙头老大,夏浅溪早就已经将其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样。

但是她却忽略了一点,她所有的付出其实只是在为沈以琛打工,沈以琛在沈氏集团拥有至高无上的决策权。

在夏浅溪做着噩梦的同时,医院其他病房里面,却发生着这样的一幕。

唐诗柔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面,宽松的病号服再加上她那一双含着泪光的眸子,模样柔弱清秀,令人心生怜惜。

她将空洞的眼神落在窗户外面,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一般。

“以琛……我们的孩子,真的没了吗?”

唐诗柔的语气很轻很弱,仿佛一阵风吹来都可以将其吹散。

沈以琛铁青着脸站在唐诗柔面前,眸中的沉重哀痛,并没有比唐诗柔少。

男人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松开,然后又紧握成拳,以沉默代表默认。

唐诗柔在眼中打转的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一般汹涌落下,她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双手狠狠的捶打着自己的肚子。

“一定是因为我从浅溪的手中抢走了你,所以老天爷要惩罚我,我是个罪人,我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孩子没有了,我活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意义,我也不想活了,让我去死吧,只有死才能解脱,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浅溪。”

唐诗柔说完,直接下床往窗户旁边跑去。

沈以琛眼疾手快,立马将唐诗柔给紧紧抱在怀中,“诗柔,你冷静,我爱你,感情里面没有抢,你没有对不起谁,我们还会有第二个孩子,第三个孩子,很多个孩子。”

唐诗柔身子瘫在沈以琛的怀中,仰着苍白的脸,“以琛,我只剩下你了,你能娶我吗?”

“娶你,我们马上去领证,至于我们的孩子,我会为他报仇,让夏浅溪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唐诗柔听闻沈以琛的话,这才心满意足的将脑袋给深深的埋在男人的胸口。

夏浅溪啊夏浅溪,你给我睁大眼睛看看,我是怎么一点一点,把你所有的一切都抢走。

——

夏浅溪迷迷糊糊的睡了很久,如果不是电话铃声响起,或许她还会继续昏昏沉沉睡下去。

是薄夜白打来的电话。

“我在医院门口等你,下来我们去民政局领证。”

男人嗓音清冽却带着不容置疑,原本还有些恍惚的夏浅溪猛然间就思绪明晰起来。

“薄先生,我……”嘟嘟嘟……

夏浅溪原本还想要说些什么,薄夜白却已经将电话给挂了。

夏浅溪:“……”

想要告诉薄夜白不久前同意跟他结婚的事情是她一时间太过于冲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如今男人却不给她这个机会,看来她必须要下楼一趟跟他说清楚了。

夏浅溪极为快速的简单梳理,然后便离开了病房。

她朝着电梯所在的方向走去,还没走到电梯,却在狭长的走廊尽头,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在打电话。

这一抹熟悉的身影,是沈以琛那娇蛮霸道,好吃懒做的亲妹妹沈以沫。

沈以沫怎么会在医院里面?难道是生病了?

夏浅溪停下脚步,安静的走廊里面背对着她的沈以沫跟别人打电话的声音尤为清晰。

“好了好了,不跟你说了,我大嫂住院,我要是一直出来跟你打电话的话很不好,我回去再跟你说啦亲爱的。”

沈以沫说完,对着手机亲了一口,这才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随后进入了一个病房。

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发现站在她不远处的夏浅溪的存在,而夏浅溪则因为沈以沫的话困惑了。

她口中的大嫂,说的不就是她吗?

沈以沫素来看不惯她这个大嫂,如今她住院了竟然来看她?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但是来看她的话,为什么进入的是另外一间病房呢?

夏浅溪心中有太多的疑团,忍不住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停在了沈以沫进入的那一间病房门口。

跟夏浅溪冷清的病房形成鲜明的对比,唐诗柔的病房此刻用人满为患来形容也不为过。沈以琛,还有沈以琛的妈妈薛文君,妹妹沈以沫,唐诗柔的经纪人邱姐。

房间里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补品礼物鲜花,一时间好不热闹。

“浅溪也太过分了,竟然害你流产,诗柔,你以后离这个恶毒的女人远点,你这么善良,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